字体
关灯
百度搜索:明天下 爱好中文网即可找到本书!
上一页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大。

    李定国瞅着刚刚燃起来的大火,大吼道:“那些死去的女人跟孩子们,你们睁开眼睛看看杀你们的敌人是个什么下场!”

    说着话,又从马背后取过一个皮口袋随手丢进了火圈,其余的骑兵同样施为,刚刚看起来还有些微弱的火焰,在皮口袋掉进火焰中之后,一尺多高的火苗立刻就窜起一丈高。

    后续冲杀进来的张国凤焦急的大喊道:“把所有火油统统丢进去!”

    于是,皮口袋如同雨点般的被丢进了火圈中。

    平地起了大火……

    “走吧,我们还要继续进攻岳托大营,莫要在这里耗费时间。”

    李定国见火势已成,偶尔能看见火圈里的建州人如同没头的蚂蚁一般乱撞,就不再理睬这里,第一个向那座更加高大的城寨发起进攻。

    军营西北角的冲天大火,被岳托看在眼里,他恨恨的一拳砸在桌案上怒吼道:“济济格在干什么?不能剿灭敌人,还被敌人袭营,塞赤,你去,你去救救济济格这个蠢货,如果城寨被攻破,就地取了济济格的首级再去剿灭那一小股明军。”

    一个精瘦的汉子单膝跪地答应一声,就匆匆离开了中军帐。

    作为大营巡查都统,塞赤麾下的两千人已经准备完毕,跟着塞赤匆匆的向大营西北角出发。

    塞赤刚刚离开中军,一路路斥候就急匆匆的闯进了岳托的中军帅帐,一连串敌袭的军报,反倒让岳托安静下来了。

    他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对麾下将佐道:“正北方来了上万骑兵,再有一柱香的时间就会抵达外围营寨,八赤,你去督战,击败来敌,等敌军前锋受挫之后,派出你部骑兵从两翼包抄。

    八赤领命转身离开了大帐。

    岳托有看着站在左边下首第一人的花白胡须老将沃古道:“老沃古,给你六千骑兵,驻守中军,随时支援八赤,杜度。”

    老将沃古躬身领命,也离开了中军大帐。

    随着岳托发出的一连串的军令,军帐中的诸位将领纷纷离去。岳托这才对陷入沉思的范文程道:“文程公以为如何?”

    范文程低声道:“猜不透!”

    岳托笑道:“我也猜不透,野战非明人所长,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放弃已经修筑好的堡垒来偷袭我的大营。

    难道说,那位蓝田县的县令真的以为他已经强悍到可以在野战中击败我岳托?

    可是呢,从军报中得知,此次袭营的人马,几乎全是骑兵,并无步军随同。

    我大清军队不是明国的那些草寇,被骑兵冲锋一阵就会四散奔逃,战争一定会持续下去的。

    骑兵一旦没了突然性,在战场上僵持起来,可没有他占的便宜。

    文程公,你也是从南边来的,你说说,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范文程摇摇头道:“这非奴才所能测度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又有军卒送来军报,岳托扫视了一眼,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怒不可遏。

    范文程的屁股小心的离开椅子,伸长脖子瞅着岳托道:“贝勒,可是前方战事不妙?”

    岳托长叹一声道:“刚刚抵达大营西北角的塞赤禀报说,济济格全军覆没……”

    范文程小心的问道:“济济格将军的敌人不足千人,难道说敌军来了援兵?”

    岳托愤怒的道:“对手只有八百骑兵,现如今正在跟塞赤鏖战,济济格全军死的蹊跷,居然是被一个小小的火圈困住的,靠近火圈的人被烤出了人油,火圈中心的人包括济济格在内全部窒息而死,临死前依旧保持着完整的军阵模样,现场惨不忍睹。”

    范文程正要说话,忽然觉得大地都在颤抖,紧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剧烈爆炸声从北方传来。

    岳托拿起搁在桌案上的腰刀挎在身上,对范文程道:“文程公可愿意随本帅走一遭?”

    范文程拱手道:“请贝勒赐下铠甲武器,文程虽然是读书人,却也能上战场为我大清出一份力。”

    岳托哈哈大笑,对范文程道:“不得不说,大明国的文人似乎比武将更加的有用。

    一心为我大清谋天下的人有,一心与我大清为敌者也有,真是怪哉!”

    范文程笑道:“都是读了圣贤书的缘故。”

    岳托愣了一下,马上大笑道:“文程公说的是。”

    待范文程顶盔贯甲完毕,就匆匆的追着远去的岳托去了正北方。

    卢象升在乱军中悍勇如狮,胯下的大青马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续上一页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