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吴山出身名门,见识不凡,略一思索就搞懂了幻境的性质,进而也明白了对方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当然他没做任何表示。

    俩人没辨方向,随意在荒原上漫步。

    吴山捡了把泥土,放在手里细细磨搓,感觉跟人间的土壤没啥区别,就是颜色如墨,重量沉,颗粒较大。

    他又凑到鼻尖闻了闻,泥土的腥味与草根的清新混杂在一起,还蕴藏着一丝纯正的阴气。

    “好!”

    他赞了一声,道:“我拜师前是农家子,跟着父亲下过田,这是最上等的肥土,放在我那个时候,怕是要死几个人才能抢到手。以这片阴土为基,很快就能自行铺满荒原,比现在要繁盛百倍。”

    “呵,借您吉言!”顾玙拱拱手。

    俩人又走了一程,吴山好像变成了一个农业专家,不时采点花草,摘些枝叶,还捉住一只蜥蜴样的爬行生物研究。

    这东西背部漆黑,腹部却呈黄色,在多为深、暗、冷色调的阴土中颇为显眼。长有五寸,拇指粗细,生有四足,尾巴尖带着一点青碧。

    身有细鳞,双眼圆大,面貌如狗,它根本没见过人,被捏在手里拼命挣扎,十分惊恐。

    吴山把手指凑过去,那东西没有张嘴,似乎缺乏攻击力,遂问:“它叫什么?”

    “我也不知。”

    顾玙见对方疑惑,解释道:“我只是作为一个推手,遵循的还是大衍之道。这世界因我而生,但其中规律,却是自己生成。”

    大衍之道,五十用四十九。

    他奠定根本,是至尊位的一,一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后面皆是自然规律,自行衍化。

    吴山点点头表示了解,又观察了一下小生物,奇道:“这东西竟能吸附五行,算是天赋异禀。我现在琢磨不出,但日后必有大用。”

    顾玙也瞧了瞧,“腹部为黄,尾部为青,吸附的应是土木二气。我们一路走来,仅发现这么一只,数量肯定极少,而且各有不同。以此推断,最好的一只,应该吸附全五行,身呈五色才对。”

    他接过小生物,笑道:“你我有缘,不如就叫你土木狗吧!”

    跟着随手一抛,小东西落在地面,哧溜窜了几下,忽然变为墨色,与泥土融为一体,好像凭空消失,看来这便是它的保命技能。

    一叶而知秋。

    吴山观察了几种生物,心里大概有数,脚程也加快了不少。不多时,俩人到了荒原边上,在一条大河前停了下来。

    人间的水无形无色,只是看上去好像白的,但这条河,却是真真正正的白色。

    两端向东西延伸,一眼望不到头,宽有十余丈,地势起伏,大石矗立,水势或湍急或平缓,在月光照耀下,仿佛流淌着的液态银。

    吴山站在河边久久未动,顾玙有些奇怪,问:“不过去看看?”

    “不用。”

    他望着对岸那片广袤幽深的墨色森林,轻轻摇头,问道:“这阴土有多大?”

    “约莫有关外大小。”

    “嗯,现下足够。”

    吴山顿了顿,忽道:“不必再走了,我心中已有定论,对你的目的也能猜出几分。”

    说罢,他竟然一撩道袍,坐在了河边大石上,望望天空,望望森林,又瞧向水中,突地屈指一弹,一抓,捉上来一条肥大的怪鱼。

    此地阴盛阳衰,但并非没有阳气,五行微弱,但并非失衡。所以他召出火焰,烤熟了怪鱼,自己先咬了一口。

    鱼肉白嫩,香气扑鼻,还带着一丝阴气,作为鬼怪的食物再适合不过。

    “……”

    吴山闭目回味,良久才叹道:“做了五百多年的老鬼,终于又尝到食物味道了。”

    “呵呵,有肉无酒怎么行?”

    顾玙笑了笑,挥手变出一壶酒水,此酒非灵酒,由阴气汇聚而成,普通修士都喝不得。

    吴山也不客气,喝酒吃肉,神情无比满足,似了却了毕生心愿。顾玙不催不问,坐在旁边静静等待。

    等他吃饱喝足,抹了抹嘴,居然擦到一点滑腻的油脂,先是一怔,随后苦笑:“竟如此真实?神仙不愧为神仙,只恨我当年冒进,不然也有几分机会。”

    他感慨片刻,迅速调整过来,眼睛盯着对方,道:“这世界专为阴魂所设,可令魂魄化形,对也不对?”

    “算是吧。”

    “你造这世界,仅是第一步,接着还要铺陈人间,上立天庭,对也不对?”他又问。

    “这倒没有。”

    顾玙很淡然,解释道:“什么十殿阎王,三清四御,是我最讨厌的。阴土、人间、天宫,不过是让鬼、人、仙各自有个归属。”

    “那你为何要衍化世界?”吴山奇怪。

    “此事复杂,我用最简单的方式说明。我需要资源。现实世界升级太慢,很多东西无处寻找,只能自己创造。”

    “嗯。”

    吴山点头。

    “我要磨练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