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每一秒,都很长。

    许多人甚至在想,当楚军进入这座正德殿的时候,那么,大陈也即将要彻底的玩完,这个世上,再没有大陈了。

    陈贽敬脸色苍白如纸,心里只是哀叹,想不到到了最后,自己竟要眼睁睁的看着,大陈的社稷,即将在自己的眼里毁灭。

    那马蹄声更近了。

    猛地,马蹄声止步。

    接着,有人下马,便是那令人窒息的脚步声,脚步很稳,守候在外的宦官的声音传来“见……见过陛下……”

    是大楚皇帝?

    慕太后已是万念俱焚,一双凤眸,死死的凝视着那殿门。

    殿门处,逐渐出现了一个阴影,有人挡住了殿外的太阳。

    下一刻,便见一个人按着腰间的剑柄,徐徐走了进来。

    慕太后看着来人,先是有些炫目,她想尽力保持着自己的威严,可在下一刻,她脸色却是一滞,竟是一下子,浑身再没有了气力。

    是自己眼花吗?

    亦或者是在做梦?

    似乎除了做梦之外,慕太后已无法去解释眼前的一幕了。

    来的这个人,身子并不壮士,甚至显得有些纤弱,可他一副铠甲,却又是英姿勃发,尤其是那一双眼眸,带着一种锐利,犹如一柄出鞘的剑,锋芒毕露。

    他的面庞略显的黝黑了一些,显得消瘦,显然,他此前一定在外奔波了很久,没少经历风餐露宿,只是……这个人……慕太后化成灰也认得。

    慕太后的娇躯颤抖了一下,依旧还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人。

    而殿中,已是混乱了起来。

    是陛下……

    是陈凯之。

    是一年前,从洛阳出发,自此再无音讯的皇帝陛下!

    而陛下显然在现在看来,比之御驾出征时,面貌显得有些不同,脸上多了几分菱角,更显伟岸了一些。

    可是……

    怎么可能……

    有人尝试着想要擦一擦自己的眼睛。

    有人眼睛呆滞。

    而陈凯之一笑,这笑容,显然许多人记忆犹新。

    陈凯之上前几步,拜向慕太后“儿臣见过母后。”

    “……”

    沉默。

    一种死一般的沉默。

    慕太后张大着凤眸,想使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耳朵支着,似乎害怕方才听到的话是错觉。

    她呆了很久。

    陈凯之便又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儿臣此去,有一年之久,这一年来,定是让母后受惊了,儿臣万死!”

    呼……

    终于……慕太后方才知道,这不是做梦,她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徐徐的走近,到了陈凯之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陈凯之的面庞,凤眸死死的盯着陈凯之的眼睛,良久,她道“是皇帝?”

    “是儿臣!”陈凯之斩钉截铁的道。

    慕太后娇躯又是一颤,张敬忙是上前,搀扶住她,这动作太大,藏在袖里的那一小瓶鸠酒便落了地,瓷瓶摔了个粉碎,可现在,张敬顾不上了。

    慕太后眼里有些模糊,陈凯之也顺势将她扶住,心里既有激动,也显得惭愧。

    “那么……胡人……胡人……”慕太后依旧还是有些不信,想要寻找答案。

    陈凯之淡淡的道“臣在关外,与胡人决战,幸赖三军将士们用命,痛击胡人,胡人溃败,自此,关外三百里,再无胡人踪迹,于是收复关外,而西凉臣服。”

    无数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传出。

    陈贽敬已是豁然而起,灭胡……胡人……竟是生生在款旷野上,被陈军击溃了。

    这……恐怕是自先汉以来,前所未有的战绩吧。

    何况,还是以少胜多,亦寡击众。

    “那么……楚军……”

    陈凯之笑了笑“楚军已归顺,项正也已正法!”

    许多人脸色骤变。

    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过细细想来,陛下理应不可能骗人,且不说陛下的身份,倘若自己是楚人,突然陈凯之带着凯旋而归的军马突然出现在洛阳附近,第一个反应,怕也是觉得神兵天降吧。

    毕竟……能杀回来,就说明胡人已被歼灭,而能歼灭胡人,谁还有信心与之决一死战呢?

    再者,楚人本就是不义之战,若是顺风顺水倒还罢了,一旦出现了陈军的主力,那么……势必要崩溃。

    陈贽敬不由深吸一口气,拜倒在地“吾皇万岁!”

    楚军已经完了,那么,就意味着楚国也已完了。

    而如今,西凉已经臣服,大陈不但夺得了关外广大的区域作为腹地,甚至便连楚国,也有兼并的可能,天下已占据了一半,此时如日中天,那么……接下来会如何?

    陈贽敬惊讶的是,不但大陈的社稷保住了,这列祖列宗们都无法完成的天下一统,竟已是水到渠成,多则十年,少则一两年,各国绝不可能幸免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