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臣服

    对于燕成武而言,轻易放弃祖宗的江山社稷,是极不容易的事。

    大燕朝中,已引发了广泛的争论。

    而今各国皆降,燕国偏居一隅之地,大陈已至极盛,人口是大燕的十倍,新军屡战屡胜,那么,要不要顽抗,能不能打一打。

    燕国和其他各国不同,这大燕上下,都认为自己无罪,陈军出关,燕人并没有落井下石,虽然大陈给予了更优厚的条件,可许多大燕的臣子,依旧还是有些不甘心。

    当然,任谁都明白,甘心与否,已经不重要了,这已是浩荡潮流,虽是心有不甘,许多人对此,都已不报太多的期望了。

    于是,燕成武只得又召来方吾才。

    二人依旧还是相对默坐。

    燕成武苦笑“先生骗朕很苦。”

    方吾才吁了口气“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夫此来,当真是更多为了陛下谋划。”

    燕成武诧异的看着方吾才“先生何来的人之将死之言”

    他仔细一看,方才发现,方吾才的脸色极差,方吾才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不禁苦笑“哎,或许,这是报应吧,老夫这辈子,没有说过几句真话,而今,天道有轮回,可谓报应不爽,老夫其实在动身之前,就已患了不治之症,已活不了多久了,此次来,只是想遂了这最后一个心愿。”他抬眸,深深的看着燕成武“老夫希望大燕的宗室,不遭戕害,希望陛下能永葆富贵,这权当是老夫为自己积一些阴德,陛下而今,已是大势所趋,陛下倘若不降,势必螳螂挡车,最后粉身碎骨,就听老夫这一言吧”

    燕成武却是呆住了。

    他曾经对方吾才敬仰万分,自然,也曾对方吾才恨之入骨,这是一种复杂无比的情绪,当初的自己,恨不得生啖方吾才其肉,此后,虽然他渐渐冷静,可再见到方吾才的时候,难免,心里还有抱怨。

    只是他凝视着方吾才,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人,突然一下子,有一种万事皆休的感觉,以往的恩恩怨怨,在这个垂垂老矣,且行将就木的老人面前,自己竟发现从前的仇怨不值一提,更多的,竟是有几分悲哀,他长叹了一口气“朕可以命太医为先生”

    “不必了。”方吾才摇摇头,笑起来“生死有命,太医有什么用老夫只想完成这最后一件事,至少,将来死亡即在眼前时,也可无憾。陛下,大燕无数臣民的生死存亡,都在陛下一念之间,大燕宗室的荣辱,亦是维系在陛下身上,陛下该早做谋划了。”

    燕成武突的眼角湿润,凝视着方吾才“先生哎人生之事,哎”

    方吾才长身而起“陛下,老夫别无所愿,但求陛下安好。”

    “先生”

    燕人的降书,已送至洛阳。

    此后,燕成武入洛阳,受到了极高的优待,燕人所忐忑的事,最终还是没有实现,陈凯之实现了承诺,敕燕成武为燕王,对燕国宗室,俱都以宗室待之,大燕的皇陵,亦是专门增设了禁卫和宦官守护,使其香火不绝。

    各国的阻力,迎刃而解,天下至此归于一统。

    三年之后,陈凯之与方吾才在宫中下棋,皇贵妃方氏有了身孕,这使国舅方吾才极为高兴,他兴冲冲的从济北赶回了洛阳,师叔侄相见,难免也是感慨万千,一盘棋罢,宦官将棋收了,在这暖和的寝殿里,陈凯之笑吟吟的看着方吾才“师叔,朕前日听说,燕王诅咒你不得好死,你入京之后,在朝会里,燕王还朝你破口大骂,此事,可是真的”

    方吾才面无表情,举重若轻,风淡云轻状“可能燕王殿下对老臣有什么误会吧,不过年轻人算了,老臣不与他计较。”

    陈凯之颔首点头,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朕听说,铁甲舰已开始海试了,可惜,朕不能亲往济北,师兄潜伏在海外,已获得了那杨氏的信任,将海贼的巢穴,打探了个清楚,现在,只等万事俱备,将这些海贼,俱都清个干净了。”

    方吾才点头都“老臣亲自参加了铁甲舰下水,此物庞大,似乎坚不可摧,区区一些蟊贼,想来在铁甲舰面前,不堪一击,陛下现在这海外杨氏,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任陛下宰割了,不值一提。”

    陈凯之道“真希望有朝一日,朕也能登上那舰上去看一看啊,而今,天下承平,济北的工商,亦是到了极盛之时,朕还想去济北走一走。”

    “可惜母后身体有恙,朕若是再走,难免有违孝道。”

    看陈凯之一脸遗憾的样子,方吾才很干脆的点头“陛下既知道天下承平,那么,又何须走走看看呢,太平天子,总比疲于奔命的好。”

    陈凯之点头,表示认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师兄可有书信来”

    方吾才道“联合商会那儿,接到过一份秘信,他一切安好,想来,也习惯了在海外的生活,不过他很希望陛下赶紧出击,他太想家了。”

    陈凯之微微一笑“快了,很快了。”

    有宦官徐步而来,道“陛下,太子殿下大哭不止,娘娘请陛下去看一看。”

    就在前年,陈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