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天罚山!

    天罚山主踏在空中,不可思议的看着山门之中。

    此刻,山门之中,战斗还没结束,但,宗门大殿口的画面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雄?你不是在九黎城?你怎么在我天罚山?”

    “龙阳,你背叛我?”

    天罚山主近乎吼叫道。

    天罚山主睚眦俱裂,面露凶煞之色。

    身后,一道剑光斩来。

    天罚山主探手一拳打去。

    “轰~~~~~~~~~~~~~~~~~!”

    滚滚剑气在天罚山外爆发。天罚山主再度浑身是伤的倒飞而出。

    贺剑之红着眼睛出现在了天罚山主不远处。

    “恶贼,还我玉儿,还我玉儿!”贺剑之面露凶狠之色。

    “贺叔!”王雄陡然眉头一皱的叫道。

    王雄一声呼喊,让贺剑之一激灵,好似从魔障中清醒过来,扭头看了看王雄,又看了看天罚山主,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中了魔障。

    “哼!”贺剑之一声冷哼,停了下来。

    吐了一口血,天罚山主才稳住身形。

    看了看凌霄城,又看了看九黎城,最后再度看向天罚山。

    天罚山主面露狰狞之色:“这是一个局,那蚩尤,早就不行了,你去九黎城,只是做个样子,将我骗出天罚山,你在故意陷害我!”

    “你不想坏朕凌霄城,朕岂会入主你天罚山?”王雄冷冷道。

    “这是我的天罚山,天罚山一切,我做主!”天罚山主吼叫着。

    “现在,不是你做主了,这个玉尺,镇压你天罚山气运吧?现在,不需要了!”王雄探手取出一个玉尺。

    “不要,我的量天尺!”天罚山主脸色一变。

    “嘭!”

    王雄手中猛地一用力,那玉尺轰然崩碎而开,于此同时,天罚山上空的气运,骤然间崩溃而起。

    “昂!”

    天罚山的气运长龙一声悲嘶,继而崩散而开。

    “王雄,你敢!”天罚山主吼叫着。

    “昆仑仙庭覆灭,凤凰山派你来收取这东胜地洲,你来这里做了什么?称王称霸没关系,可你枉顾百姓死活,任凭下面的人为非作歹,残害百姓。与蚩尤何异?你知道,朕为何能如此短的时间,占据你天罚山吗?”王雄看向天罚山主。

    “龙阳,你这个叛徒,你这个恶贼,我一再提拔你,你居然敢背叛我!”天罚山主恨声看向龙阳。

    因为,天罚山主太信任龙阳了,以至于将天罚山无数权利都交给他,可结果,被最信任的弟子背叛,何等的怨恨。

    “龙阳?呵呵,天罚山主,你可是看走眼了,你不是心心念念在找我吗?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认识?”龙阳露出一丝冷笑道。

    “你说什么?”

    “在下,东秦仙庭,青衣卫总指挥使,王忠全!见过天罚山主!”龙阳露出一丝冷笑道。

    “王忠全?王忠全?不可能,你,你……!”天罚山主瞪眼道。

    对于东秦消失的那些重臣,天罚山主可没有大意,一直在找寻的啊。

    王忠全的画像,天罚山主又不是没见过,那又老又丑的男子,怎么可能是此比女人还妩媚的龙阳?

    “你都说了,我这两年,越来越漂亮了?呵,你都能看出我容貌的不断变化,你说我如今这模样,又有什么奇怪的?”龙阳冷笑道。

    龙阳也就是王忠全,王忠全修炼的功法,乃是昔日地宫,大狂天庭一个太监总管暗偷之法,名为《葵花太阴功》,越练越柔,加之王忠全本身乃是天阉体质,阴柔入体,越来越像女人。也越来越诡异。

    “不可能,不可能,王忠全?就算你变化了脸面,也不可能。龙阳可是我几十年前收过的童子长大的,他跟了我几十年了!”天罚山主瞪眼看向王忠全。

    “跟了你几十年了?呵呵,若非我两年多前斩头露角,你可见过龙阳原来的面目?龙字辈童子共三百八十六个,除了我龙阳,你还记得谁容貌?”王忠全淡淡道。

    天罚山主瞳孔一缩:“你,你杀了龙阳,取而代之?可是,可是他们为何都不说……!”

    “除了几个糟了报应之人,其他人,呵呵,你以为他们真的效忠你?你心高气傲,眼高于顶,除了你自己,其它都是你的奴隶,你不把他们当做人看,欺辱他们,他们岂会效忠于你?

    忘了说了,当初,我向他们亮明是陛下派来之人时,他们家家户户摆宴庆贺,处处为我掩护,处处为我争权,凡是想要踩我一头的,不需要我动手,这些家主,就帮我料理了,你说呢?天罚山主,你是有雄才大略,我也看出你的智慧,只是,你太眼高了,你太高了,已经高到脱离了人心,站的越高,摔得越惨。

    你的无所谓,纵容这群天罚山弟子肆意妄为,欺男霸女就不说了,用你的名头在外面烧杀抢掠?哈哈哈哈,天罚山长老?他们是你从凤凰山出来后投奔你的吧,他们很多人,都是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