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一路上,姬飞晨听四人聊天倒也不算寂寞。

    可在第五站,海船路过乱神涡的时候,突然有几艘陌生海船出现。

    “前面的海船请停止前进。”船外五位炼气士现身,对远处海船喝道:“我等持飞云岛仙符航行,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飞云岛吗?呵呵……可惜今天那位仙姑救不了你们了!”突然,海船射出火炮,每一发炮弹的火力都等同于普通法器的攻击。

    少年少女们脸色一变:“敌袭?”

    “应该是海盗。”其中一个男孩拿出望远镜看了看:“别怕,在近海之上,自有飞云岛做主。”

    是啊,有飞云岛在,何惧之有?

    姬飞晨神色淡然,从窗外看了看,突然扭头对身边空荡荡的座位说:“都怪你这死神。你这丧门星跑来海域,想必又有人要死了。”

    空间一阵扭曲,随后浑身裹在黑斗篷中的鬼神出现在他身边。

    姬飞晨二话不说,拿出几本化身送来的甩在他脸上:“什么清泓救狐,白狐报恩的说法,你是不是要给我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斗篷人拿起翻了两页,漫不经心道:“区区市井,你还当真了?”

    “呵呵,我当然不当真。不过这里面似乎的确混着不少真人真事啊。”姬飞晨咬牙切齿说:“这救狐的人不是我,倒是某人当年放走白狐。所谓的报恩,不会是将报仇美化后,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吧?”

    “……”

    过了一会儿,斗篷人回道:“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得了吧。笔名‘棺中人’,除了你这地府冥王,还有谁?你可真够无聊的,居然自己偷偷在人间开马甲写。”

    “不止我,涂山也写了啊。还是我帮你按住他,才没让他的传播开来。”

    “他也写了?”

    “没错。”彭少宇摘下黑漆漆的斗篷,露出苍白的脸庞,告状道:“他写的更离谱,有辱你的清誉,所以我暗中压下,没让他出版。”

    姬飞晨一脸怀疑打量彭少宇:“你该不会是担心他的人气高过你的,故意打压吧?”

    彭少宇瞪大眼睛:“胡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这都是为你清名着想,才不是为了自己的人气!”

    “切——”姬飞晨根本不信,索性绕过这个话题:“那些海盗是怎么回事?”

    “没错,那些海盗是我引过来的。”

    “果然,我就知道,一般正常人哪敢在飞云岛的地盘闹事?”

    无常王摇摇头:“飞云岛的上仙们都跑去大漩涡那边筹备新大陆出世,如今没多少人在岛,所以我蛊惑这些海盗过来袭击海船。”

    “怎么,地府那边的人又不够了?”

    “勉强还能应付。不过情况越来越不好了。闭眼——”彭少宇将左手盖住姬飞晨眼皮,冰冷的触感带着九幽特有的寒凉。

    下一刻,姬飞晨眼前视界变幻,出现幽幽冥土的景象。

    环世冥河外围的黑暗中,有一群群相貌恐怖的怪物缓缓靠近冥河。而冥河中的水军立刻动员起来,和这些携带黄泉邪气的怪物厮杀。

    情景一闪即逝,等姬飞晨回过神时,看向身边自己慢悠悠喝茶的彭少宇:“这不是我在玄正洲的地府水军,是黔光洲那边?我怎么没听到动静?”

    “你那两尊化身被迫化入冥河,支撑整个冥河屏障抗拒黄泉之民。现在两府六部的水军都是你那些部下管理。水军缺人这种事,自然不好禀报你。于是,就求到我身上,让我来人间找些海盗充数。”

    姬飞晨神色凝重,虽然知道黄泉之祸的威胁远在仙魔杀劫之上。但这才几年,已经惨烈到这一步了吗?

    数十年前,地府突然回荡起神秘的魔音。那魔音诡异莫测,令鬼民失去意识,浑浑噩噩离开地府冥土,前往深层冥域。

    根据诸位大君的研究发现,这是从黄泉之国传出的魔音,是“黄泉大圣”即将出世的征兆。归根到底,黄泉国才是亡魂真正的居所。所谓地府鬼国,是各方大能取代黄泉国权能的架空手段。

    为了保护黄泉之民,幽河王不得已将鬼王肉身融入冥河,以此提升冥河的防御能力,屏蔽黄泉魔音。从而导致阴冥真君只能借助幽河王宫对外发号施令,调动外界的冥河水军,掌控度大不如前。

    “眼下环世冥河外围频频出现黄泉之民的踪迹。这些黄泉之民在地府附近打游击,盗取地府亡魂转化为新的黄泉之民。甚至在发生战斗,被他们杀死后,魂魄会自动收入黄泉国。”彭少宇说:“你那些部下也算忠心。奋力杀敌,保全冥河,但又不敢将实情告诉你,就请我出面帮忙。”

    姬飞晨苦笑不已,叹息说:“黄泉魔音,这么明显的探测手段都没察觉。当年这一步,是我走错了。”

    “什么意思?”

    “正因为我化身冥河,加固地府封印,才让黄泉之民在无边无际的地界找到地府的正确方位,对两处地府发动攻击。”

    当初姬飞晨忙着闭关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