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秋日和煦,陆台今天又在院子里独自枯坐打谱,陈平安在一旁练习《剑术正经》。

    自从上次陆台察觉到飞鹰堡弟子的查探后,飞鹰堡就再没有私底下的冒犯。

    陆台趁着陈平安停下剑架的间隙,突然问道:“陈平安,我教你下棋吧?”

    陈平安还在那边拧转手腕,找寻最合适、顺畅的握剑姿势来应对变招,出剑想要快,就得从细处不断求变,这跟烧瓷当中极其高明的跳-刀手法,是一个道理,粗看是“不动”,实则不然。

    听到陆台的提议后,摇头道:“算了吧,我学过,但是下不好。第一次出门游历的时候,见过高手下棋,我还是更喜欢看人下棋。”

    林守一,谢谢,于禄,改名崔东山的少年国师,一个比一个棋力深厚,陈平安经常观棋,可是就连棋的好坏、远近和深浅都看不出来,所以自认没有下棋的天赋。

    不过就像看到陆台煮茶,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去往大隋的路上,林守一跟谢谢下棋,同样让陈平安心神往之。

    棋盘对弈,下棋人那种坐忘的感觉,陈平安觉得很美好。

    陆台也不纠缠,笑问道:“知道下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陈平安当然不知道。

    陆台捻子落子,眼神炙热,“身前无人。”

    陈平安想了想,点点头,“嗯。”

    这下子轮到陆台诧异了,抬起头,斜眼看着陈平安,“你真能懂?”

    陈平安在院子里缓缓行走,气沉丹田,拳意倾泻,乍一看毫不起眼,原来已是水深无声的境界,笑道:“有个人的剑,还有帮我打熬武道三境的老人,他的拳,感觉都是这样的,就像你说的,‘身前无人’。”

    陆台微微一愣。

    哪怕陆台见过太多的奇人美景,见过钟鸣鼎食,黄紫贵人,羽扇纶巾,餐霞饮露。

    看陈平安打拳,还是一种享受。

    但是陆台觉得陈平安可以做得更好。

    他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

    只见他鼻耳之间,有四缕白色气息缓缓飘荡而出,却并不离开,也未消逝,如四条纤细白蟒倒挂面目之上。

    陈平安有些疑惑,不知陆台此举为何。

    陆台走到院子中央,缓缓道:“纯粹武夫炼气,练气士也养气炼气,呼吸吐纳,都逃不掉一个‘气’字,气若游丝,搁在凡夫俗子身上,是形容一个人命不久矣,但是搁在剑修身上,是另外一种景象。”

    陆台缓缓吐出一口气,气凝聚如丝,最终在他身前变做了一把袖珍飞剑,陆台轻轻一吹。

    陈平安心弦一震,迅速撇头,一抹白光从他耳畔疾速掠过,然后那抹极其纤细的白光,在整座院子迅猛飞掠,不断拉扯出一条条经久不散的流光溢彩,将一栋院子编织得如同一座剑气牢笼,一座充满凌厉剑气的雷池。

    陆台一跺脚,异象瞬间消散。

    陆台微笑道:“我虽不是纯粹武夫,但是道理还是懂的,你陈平安练拳疯魔,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拳架,就打了一百万遍,所以拳意浑然天成,但是你其实并不理解其中的真意。”

    陆台面向陈平安,一手负后,一手伸出,手掌摊开,“世间的拳架,除了壮筋骨气血,温养魂魄神意,真正的玄机,在于一股‘不借助于天地之力,反而要敕令天地’的真气,衔接紧密,为的就是出拳快到不讲道理!”

    陆台笔直伸出一拳,砰然作响,拳罡炸裂,传出丝帛撕裂的声响。

    陆台又出拳,略有倾斜,一划一滑,出拳最终地点,仍是原先位置,但是声势,悄无声息,但是拳头触及的空中,气机崩碎,声势惊人。

    陆台解释道:“两拳,我用了相同的气力和神意,直不隆冬一拳出去,看似最短的路径,但是就像跋山涉水,最快的,是找到山路,顺流而下,你一路直行,反而走得不够快。传说中的武道真正止境,是十境,再往上,是武神境,那才是让练气士都要艳羡和畏惧的天上风光。”

    陆台收起拳头,叹了口气,望向天空,眼神恍惚道:“天下乱象已起,陈平安,你一定要活下去。能够撑到最后,就是……”

    陆台嘴角渗出血丝,仍是继续说道:“你一定要活下去,坚守于某地,千万不要被大势裹挟,要做那中流砥柱,时来天地皆同力,陈平安,不要争一时得失,我相信你会比那个曹慈走得更远,会重建长生桥,会成为大剑仙……”

    天机不可泄露。

    对于寻常练气士而言,可能就是一句可以随便挂在嘴边的戏言。

    但是阴阳家不同。

    精于卜卦、算命和星象之人,往往不得寿终正寝,偶尔有,也莫要奢望恩泽子孙,甚至有可能寅吃卯粮,祖上失德,贻害后人。

    陈平安已经看出不妙,轻声喝道:“陆台,够了!”

    陆台点点头,抬起手背抹去血迹,坐回石桌旁,灿烂笑道:“既然我找到了这里,在飞鹰堡找到了上阳台,那么之后你就需要自己独自游历了。”

    陈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