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莫灵雪狐疑,“一点口腹之欲,至于让你念念不忘吗?”

    严立:“师姐,这个让我怎么跟你解释,总之有机会你去尝尝就知道了,那群和尚搞出的饭菜真的是绝了。还有那氛围,那群和尚上菜的感觉,总之菜好、氛围也好。”

    莫灵雪:“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岂不是也是一条财路?”

    严立:“我当时也这么想过,也是这样问牛有道的,可听他一说也有道理。酒可以藏在一地酿好了再卖,这饭菜做好了没法长久保存,四处开酒楼什么的,涉及的人太多,没办法做到配方保密,无法独家经营长久,当做大的财路不太现实。他还说什么民生艰辛,推广出去容易助长奢侈之风,总之一堆道理。”

    莫灵雪:“无法推广也罢,既然是好东西,在我紫金洞推广总可以吧?”

    让她拉下面子去茅庐别院混吃混喝她做不到,她又不是严立,也不好像严立那样有事没事跑到茅庐别院去厮混。

    严立:“不用你说,我早就有这想法,可他不答应。不能当财路的东西,谈不上什么利益,就为个吃的,逼他怎样也说不过去,到时候被他跑到钟老那边告一状划不来,这种不要脸的事他绝对干的出来。为点口腹之欲的东西影响钟老,回头几位师叔师伯非得骂我们一个狗血喷头不可,谁想找他谁找去,反正我是不会去开这口的。”

    众人听他说的那么好,的确也有和莫灵雪一样的念头,可听严立这么一说,也的确是这样,为点口腹之欲不值得。

    见两人为点吃的在堂堂宗门议事大殿啰嗦个不停,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当着祖师爷塑像的面呢,宫临策冷冷一句,“你们闲聊完了吗?”

    莫灵雪和严立神情一僵,反应了过来,双双欠身闭嘴了。

    宫临策这才徐徐道:“龟眠阁一直没有主动和茅庐别院来往过,巨安突然送篮果子去,就一篮果子,算不上什么,正因为如此,巨安亲自去送一趟,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而牛有道也立马回礼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众人脸色渐渐凝重起来,都意识到了这事背后隐藏的深意。

    牛有道是个什么情况,当初宗门做出决定让钟老收徒时,就已经把牛有道的情况详细告知了钟老,钟老心里是有数的。因此,龟眠阁应该会适当与牛有道保持距离。

    可巨安那篮果子的意义却非比寻常,这分明是在向牛有道示好,这种事没有钟老同意,巨安应该不会擅做主张。

    众人隐隐意识到,钟老搞不好要给牛有道撑腰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如同刚刚说的口腹之欲不好惊扰钟老怕被骂,为何怕被骂?

    别看钟老在紫金洞已经过气了,已经没有了实权,可老家伙一旦出面的话,谁敢硬来?尤其是一个为宗门立下汗马功劳、奉献了一辈子、资格最老而且即将老死的宿老,只要不是太大的事,谁敢不给面子?

    这种将死之人,连其他几位宿老都得恭敬着,因为他们也会有那一天,而且那一天不会太远。

    这和修为实力高低没关系的,他们这一代虽然掌权了,可老家伙一旦出山搞事,会让很多人为难,哪怕是掌门。

    钟谷子敢指责教训宫临策,宫临策敢顶嘴吗?钟谷子敢骂宫临策,宫临策最多稍微辩解几句,还敢语气过激说什么不成?气到了这位不管有理没理都是他宫临策不对,碰上无赖一点的往地上一趟,事就大了去。

    这种老家伙一旦发飙,想把某个长老给掀下台的话,非要找你的错,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现那样的事,前提是不要把人给逼急了。

    严立忽轻轻问了声,“难道钟师伯看好牛有道,想做…临终托付?”

    这种事牵涉到从前,另有隐情,牵涉到门内早年的一些斗争,都过去了,再提也没什么意义。

    总之能最后坐上宿老之位的,早先肯定是门中长老,手下是有一定自己班底的,只是出了点意外而已,又碰上了新老更迭的时候,要成为太上长老的钟谷子按门规必须放权,也没了机会和时间再重新经营,才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这点大家都心中有数。

    莫灵雪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声,“牛有道在外面是有些势力,可门中的事还是我们说的算,就算是托付,龟眠阁也就那么点人,也没什么能摆上台面的精英,牛有道也没办法扶龟眠阁的那些人上位。”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宫临策皱着眉头,有点后悔了,干嘛让牛有道拜钟谷子为师?

    “这事不要妄下定论,先观察一下。”宫临策提醒了众人了一声。

    ……

    龟眠阁,一般情况下,巨安也不会随便来来往往进出,都是有时间点的。

    点一到,巨安再次入内,跪坐在盘膝打坐的钟谷子面前后,轻声道:“师祖,弟子送了一篮果子给牛师叔,牛师叔随后亲自送了一桌酒席给弟子们,让我们都尝尝。他还告诉我们,以后龟眠阁的人想吃了随时可以去茅庐别院蹭饭,并说龟眠阁的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