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纪天行赶回纪府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他满身血迹和尘土,汗流浃背的冲进纪府大门,抓着大门口的侍卫询问纪豪的下落。

    “纪豪回来了没有?!”

    那侍卫见他浑身带伤,却不敢多问,连忙照实答道:“大少爷,豪少爷不久前刚回来,身上也受了伤,不过伤势好像不严重……”

    纪天行这才放心,总算松了口气,“他没事就好。”

    他没理会侍卫的关切询问,匆忙赶回了清风小院。

    回到房间里,环儿见他满身血污和尘土,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急的眼眶泛红。

    “大少爷!您怎么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伤的如此严重?”

    “环儿别担心,我没事,你去拿药箱来。”纪天行摆了摆手,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环儿连忙拿来了药箱,又端来一盆清水和毛巾,帮纪天行清理包扎伤口。

    半个时辰后,环儿才帮纪天行包扎好伤口,并敷上了药。

    纪天行把满是血污的衣服换掉,关上房门后,才面色凝重的道:“环儿,今天我去了一趟南郊的玄剑工坊。”

    “回来的路上,遭到了几个蒙面杀手的埋伏。”

    听完纪天行的话,环儿顿时又惊又怒的喝道:“可恶的杀手!真是该死!”

    “少爷,您是纪家大少爷,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刺杀您啊?”

    纪天行摇了摇头,面色阴沉的道:“最想要我命的人,应该是凌家和顾家。”

    “不过,我去玄剑工坊的事情是临时决定的,只有极少几个人知道这件事。可那些杀手却早有埋伏,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去。”

    “所以,应该不是凌家的人,他们也用不着大费周章的去南郊埋伏我。”

    “至于顾家,他们倒是极有可能。但是我怀疑纪府有内鬼,有人故意泄露我的行踪想要杀我。”

    说到这里,纪天行心里对纪豪起了一丝疑心。

    不过纪豪帮他挡了一剑,而且纪豪与他自幼就感情甚好,他不相信会是纪豪想害他。

    环儿的俏脸上布满忧虑,试探着问道:“大少爷,要不我去禀报老爷,老爷肯定会派人调查清楚的。”

    纪天行摆摆手道:“父亲正为顾家的事操心,就先不告诉他了,我自有主张。”

    “这……”环儿有些迟疑,本能的觉得这样似乎不妥。

    就在这时,房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纪天行立刻警觉,扭头望向门口。

    只见,纪长空跨过房门迈步进了房间中,面色凝重的问道:“天行,你也怀疑我们纪家有内奸?”

    纪天行对环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退下。

    环儿向两人行礼之后,便乖巧的退出了房间,并把房门关上。

    纪天行望向纪长空,平静的道:“父亲,方才我与环儿的话,您都听见了?”

    他父亲是通玄境六重的高手,十丈内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纪长空果然点了点头,面色忧虑的道:“天行,你的怀疑也有道理,我们纪家内部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

    “尤其是在这种大敌当前,强敌环伺的时候,府中有人想趁机取你性命,也是为父早就料到的事。”

    顿了顿,他神色郑重的叮嘱道:“接下来你就在家好好养伤,千万别再随意离开纪府。若有事要出去,一定要带上护卫。”

    纪天行点点头,想起顾家的事,便问道:“父亲,顾家那边……处理得如何了?”

    纪长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沉声道:“顾家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纨绔少爷,跟我们纪家撕破脸皮?借顾家几个胆也不敢!”

    “你不用担心,只管安心养伤即可。这件事为父已经压下去了,无非就是给顾家一个说法,再赔些钱财而已。”

    虽然父亲说的轻巧,但纪天行看出父亲眼底蕴藏着疲惫和焦虑,显然解决这件事并不轻松。

    偏偏父亲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还要开口安慰他。

    这让他的心暗暗揪紧,愈发觉得愧对父亲,心底对强大实力的渴望,也越来越迫切了。

    纪长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低声说道:“至于纪家有内奸的事,暂时不宜闹大,否则会伤到纪家根基。不过为父绝不会坐视不理,过两天就要好好敲打一下他们,让他们老老实实的把尾巴收起来!”

    纪天行点点头道:“我懂,目前要以大局为重。”

    纪长空悠悠叹息一声,语气有些悲凉的道:“如今纪家正值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际,为父近来又暗伤频发,只怕时日已经无多了。为父最放心不下你,若有朝一日为父不在人世了,即便把这偌大的纪家交给你,以你如今的情况,又如何能肩负得起?”

    “届时不但纪家内部要决裂,外面不知还有多少恶狼要扑过来分食纪家,你又如何能应付得了?只怕很快就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们谋害了。”

    “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