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梁金龙是跟着葛总多年的老人,对老板的大部分事情,还是相当清楚的。

    葛总现在的买卖,做得相当大,基本上没什么人敢惹,但他真不是无敌的。

    从他白手起家,一直到现在,打葛总主意的人,从来就没有少过。

    小虾米的时候,有小鱼惦记着吃;成长为大鳄之后,照样有强龙在盯着。

    葛总搞的是生产密集型企业,赚的是辛苦钱,而且他把握渠道的能力极强,同样的企业,别人拿到手,还真的未必玩得好。

    所以相对来说,他遭遇的麻烦不算太多。

    但是在几年前,富鸿遭遇了相当大的危机,葛总多次进京公关,最终涉险过关。

    梁金龙甚至知道,那一次,葛总都有了拔脚走人的打算。

    反正事态是化解了,这件事里,结下了仇家,也欠下了人情。

    一套刀币梁金龙依稀有这么个印象,葛总说是要送人的。

    现在这女人说是买了,那就当是买了,但是面对葛总送来的礼物,还要执意出钱买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而且听起来,葛总还要请对方出国玩,那肯定是所有费用全包,但是对方拒绝了。

    梁金龙脸色刷白,站了好一阵,才毕恭毕敬地发问,“请问,是三年前吗”

    这时候,他哪里还顾得上考虑什么气场

    “我也记不得了,”女人轻描淡写地回答,“过去的事儿,说一说也就算了你就替我转告他一声,安心做实业。”

    梁金龙听到这话,一拱手,深深地弯一下腰,“好的,我一定转告到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女人一摆手,随口又吩咐一声,“出去不要乱说。”

    梁金龙点点头,又忌惮地看冯君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冯君的下巴一扬,淡淡地发话,“诗诗,替我送一下梁总。”

    梁金龙这次,是说成啥都不敢让李诗诗再开车了,走到车前,他勉力挤出一个笑脸来,“小李啊,这个轮到我给你当一次司机了。”

    李诗诗眨巴一下眼睛,很无辜地看着他,“冯总会说我怠慢客人的,怎么,我开得不好”

    以你们冯总那鸟样,会在乎怠慢了我没有吗梁总摇摇头,“没有,你开得其实我是比较晕车,自己开就好多了。”

    车开了不到五百米,他选一片树荫处停了下来,“稍等啊小李,我打个电话。”

    这个电话,他当然是打给葛总的。

    葛总的事情很多,半天才接起电话来,“嗯,有什么事快说三分钟后我要开会。”

    听完梁金龙的话之后,他沉吟一下,“是有这么个事儿,那刀币我送谁了让我想一想哦,对了,是古家那个小寡妇。”

    当时他求人求得太多,送礼也是不知道送出去多少,幸亏这刀币是比较罕见的,他还能有个印象。

    梁金龙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是那个古家”

    “除了那一家,谁还够资格称古家”葛总的心情,听起来是变糟糕了,“我就奇怪了,这个医生怎么跟古家挂上钩的”

    梁金龙沉默一阵,然后苦笑一声,“那这南新罗的事儿不好办了哎,袁子豪也不肯帮咱们说话吧”

    “袁子豪他不插手就行,”葛总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叹口气,“倒是这个古家,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那女人私下的决定”梁金龙放飞一下想象力,他谨慎地发话,“我看那冯君年少多金,长得高大帅气,屋里漂亮女人也很多。”

    “这个就不要乱猜了,”葛总沉声发话,“古家老三好像是车祸死的,女人嘛,守不住很正常,她可是给古家生了孩子的,人不亲,血还亲。”

    梁金龙迟疑一下发问,“那就这么放弃了”

    他这其实是催促一下葛总,尽早做决定毕竟南新罗的友人,还在门口的大巴车上。

    “等一等,不忙,”葛总沉吟一下,“等我了解清楚了,没准能有别的什么机会。”

    不忙梁金龙快哭出声了,他小心地提示,“葛总,新罗人在车上等着呢。”

    他心里清楚,其实葛总这次出面帮南新罗人说情,也涉及到了跟南新罗人的合作。

    “我说不忙就不忙,”葛总没好气地哼一声,“我打听消息,还用得着你等多久”

    果不其然,五分钟之后,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那啥,放弃吧,南新罗的事儿,不用管了,跟那个冯总解释一下,咱们也只是想帮朋友跟他说,回头有机会我上门拜访。”

    梁金龙顿了一顿,小心地发问,“南新罗那边,会不会影响到咱们的布局”

    “没有谁会那么重要,地球缺了谁都能转,”葛总淡淡地说一句,挂了电话。

    然后他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古老三的女儿,不小心喝了农药不会是自杀吧这些人还真有意思,好好活着不好吗”

    “据说是情况有了好转,”旁边一个瘦高男人出声发话,“百草枯超过100西西,中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