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大黑听到我的指令,迅速锁定方向。

    奔跑如飞,把挡在它前面的李原撞得人仰马翻。

    其实我知道大黑并没有看到目标,两只脚怎么跑得过四条腿。

    主要是害怕它跑到拐角咬错人,那才是自己最担心的原因。

    当跑到拐角处的时候,大黑和可疑人物早已不见踪影。

    高逸天从后面追来,问看见什么?

    “一定是九尾狐,你仔细闻闻,是不是有股骚香味?”

    我们两个仰着鼻子,使劲在嗅。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吠叫。

    赶紧顺着声音寻去。

    七拐八弯之后,远远就看见大黑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在拼命纠缠。

    几乎快挤成一团,一黑一红。

    特别显眼。

    越跑越接近,越接近越让人心中大骇。

    果然是九尾狐。

    它已经被大黑狠狠咬着其中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已经都露出真身。

    那副狐狸脸呲牙咧嘴的,抬头看到我们快赶来。

    这九尾狐开始拼命抖,像触电一样在抖。

    幅度越来越大。

    我以为它已经快气尽才表现这幅模样。

    谁知道。

    大黑咬着那条尾巴突然断掉。

    它一溜烟,速度快如闪电,跳进旁边一家围墙里面。

    砰的一声轻响。

    玻璃破碎的声音。

    大黑吐出那条断尾,也想跟着跳进去的时候。

    另一头又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们赶到另一边,发现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高逸天指着地上的血迹。

    我捡起那条断尾,跟在大黑继续追踪。

    一路追到一条小河边的时候,血迹戛然而止。

    对岸也没有留下脚印和血迹。

    这头狡猾的狐狸。

    咬不死它,算好运!

    断尾逃命,够狠又够聪明的……

    我们折返回去,邵依凡看到我手中那条毛茸茸的断尾。

    应该也明白什么事。

    老瞎子推算得没错。

    妖族一直对邵依凡虎视眈眈,只要逮住机会,绝对会有危险。

    又或者,九尾狐是不是暗中调查我们这次查案件?

    这几个死者的案件里说不定就有它们的阴谋。

    有没有联系不知道,但至少脱不了关系。

    李原满脸疑惑指着我手中的尾巴,“这是什么东西,刚才你们去干什么,追谁?”

    “我去追一个卖皮毛的人,替四师姐弄了条围脖而已。”

    邵依凡低声让我们回去再说。

    眼下先把案件慢慢查个水落石出。

    说不定顺藤摸瓜,摸出妖族的首领也不一定。

    我让大黑在附近埋伏着。

    高逸天为了不让李原打破砂锅问到底。

    故意问旁边的邵依凡转移话题:“叶炜和其他四名被害人的区别在哪里?”

    果然,李原抢过话:“其他四名被害人,死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叶炜是死在公共厕所里面。”

    我倒觉得这只是最表面,其他四名被害人都是有自己的家,而且多多少少家里面是有个其他人在,不是父母就是配偶。

    也就是说,被害人的所有心情大致是知道的。

    反观这个叶炜只是一个租客,而且只是单人间。

    他的心情并没有被其他人知道,这也是导致为什么房东说他好像平时乐观。

    李原说:“按照这么理解,这个线索完全没有了?只是房东阿姨的误解而已。”

    邵依凡反对:“恰恰相反,这个线索很重要。表明,五名被害人,在一段时间内,迅速的转变成为精神抑郁的状态,直至自杀或其他杀。”

    “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他们五个人的共同点,为什么会被联系起来。”

    然后,房东阿姨匆匆跑下楼。

    把钥匙递给李原,然后指着屋子边上的一件租赁屋。

    对着我们说:“就是那间屋子,如果有什么其他的问题,还可以来找我。”

    这次调查也算蛮顺利。

    毕竟碰到一个非常热心肠的阿姨,把整个流程都大幅度加快。

    李原拿着钥匙,将那房门打开。

    我们几个人都进去。

    嗅了一下里面的空气的浑浊程度。

    倒不像是一两天都没有开窗的那种感觉。

    “这里应该有人来过了吧?”

    “我也觉得,估计是上午就已经来过。该死,刚才应该问一下房东阿姨。”李原说道。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现场了,但毕竟还是死者房间。

    也是具有一定的调查空间,我们在房间里开始翻找。

    房间里面没有电脑,家具都是有十年以上的年龄。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