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别婆婆妈妈了,空行,都这个时候了一起干了这个老头。”

    昆仑奴大喝一声。

    岳顾寒一拳运剑,带起剑气如跗骨之蛆沿其双臂奔流而上直入胸腹,剧痛自心腹传来,虽然昆仑奴内外兼修,精通少林、大慈恩寺两脉绝技,然而也是受了重伤。

    他被大食人贩卖至中土,天性本身便凶狠,双臂受创更带起了骨子里的狠辣,直接大喝一声号召另外两位同门对剑宗出手。

    他所呼唤的空行便是侏儒,也是他们这三人中的首脑。

    大慈恩寺虽然覆灭,千年佛门祖庭的根基还在,更有释圣居中操持,在暗地里也恢复了一些元气,可毕竟是劫火余烬不能光明正大行事。

    “剑宗,我大慈恩寺一项与您河水不犯井水,您不去与无铭为难,何必紧抓着我们纠缠。”

    空行一声大喝,运功闪过剑气,转身直面岳顾寒,此时剑宗已经亲自出手。..

    面对如此高手,空行可没有勇气将自己的后背空门露给岳顾寒。

    那精修“四绝菩提”的铁面高手也勉强闪过剑宗随手挥出的一道剑气,只不过用来闪避剑气的“七宝莲步”身法倒是露出了他的原本根底。

    此人的武当功夫或许造诣极高,但其本来面目还是应在大慈恩寺一脉上。

    “你在后面看好,所谓剑术并非要神锋在手才能施展。”

    剑宗轻声嘱咐一句,万恒脸上一片潮红。

    他的功力距离大慈恩寺的三位高手还差得远,勉强插手也是剑宗的负担,岳顾寒这一声提醒既令他感觉些许轻松,也多了几分羞赧。

    生死关头,由不得半点犹豫。空行为宗门复兴大计隐身山林之中小心布局多方筹划,本身便是才思敏捷心志坚定之辈。

    剑宗如此欺压,空行知道己方只有奋起反击,不然再逃下去就是剑气分尸的结局。

    只是反击又谈何容易?

    空行三人呈品字形而立。

    正中央是精通明王杀禅法的空行,左手是精通武当路数的铁面高手,右边是谙熟少林精要的昆仑奴。

    “以卵击石。”

    剑宗低喝一声,左手向前一提,一道磅礴剑气沛然而出,横扫向前。

    “佛顶尊胜陀罗尼!”

    空行大喝一声,向前一步迎上惊天剑气,双手交错结印,手指交错结成宝瓶印。

    此印于佛家为根本智,固本参禅,取真实佛性“如如不动”之意,空行周身筋肉紧实,以护身罡气硬接剑气。

    “南无不动明王本尊!”

    剑气透体而出,空行口鼻中飞逸出点点鲜血,不过高低还是接过了这一招剑气。

    此时机下,昆仑奴与铁面二人飞身而出,铁面双手带起罡风,一套武当绝技回风惊梦掌打出。昆仑奴运拳如飞,大力金刚拳势大力沉,配上暗杀拳术的刁钻套路,有一种诡秘的和谐。

    武当掌,少林拳,这是江湖中无双的绝技。

    昆仑奴,铁面,也是大慈恩寺留下的孑遗高手。

    二者联璧,却对付不了眼前这个穿着麻衣的男人。

    解释只有一个。

    这是剑宗。

    岳顾寒眉头微皱。

    他有些恼怒。

    所怒者唯有一件事,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两人仍然不露出他们大慈恩寺的本来根底。

    岳顾寒这等境界的高手,越怒反而越可怕。

    因为喜怒哀乐诸般情绪对于他而言都已经毫无意义,不过是催动神功时再多一点点味道罢了。

    然而剑宗面对眼前二人,不进反退。

    因为岳顾寒觉察到了一丝危险。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剑宗觉得凶险的事情也只有那么两三件。

    其中有些现在是不可能发生的。

    譬如道圣无铭亲临,因为那个老怪物现在还在那诡秘的莲池中泡着,要再爬出来还需要费些时日。

    然而此时此刻,在大慈恩寺废墟之中藏着的那个人,的确能够让剑宗感觉到威胁。

    秋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武功到了剑宗这个地步,冥冥之中的天人交感近似一种本能。

    暗处之人杀气微微泄出一点,剑宗便已经了然于胸。

    岳顾寒的后退并不是为了避其锋芒,而是在聚敛。

    剑术之道既要能够刺得出去,当然也要收得回来。

    刺出去并不难,难得是收。

    将精气神一切聚敛于一处,然后在一瞬间爆发。

    那一瞬的剑光必然是最为璀璨,也同样最为凛冽。

    剑宗明镜一般的心中忽然多了一丝烦恼,因为此刻他并没有带着趁手的兵器。

    若是有一柄剑器傍身,借着剑意之间的共鸣,剑宗觉得自己的胜算或者能够再添三分。

    剑宗退后一步,昆仑奴和铁面凶人反而露出了破绽。

    他们向岳顾寒出手之时,心中都下了死志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