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有一柄剑横在白芷苏身前,持剑的人身高不足五尺,獐头鼠目,不过持剑在手,那便是一身渊渟岳峙的名家风范。

    这人正是“丧乱剑”高成峰,在他身旁“大开碑手”田雍、“小陶朱”连城璧呈品字形而立,将白芷苏同杜停杯隔了开来。

    “三姐,算了吧。”

    “司命狸”茅冰城一声长叹:“事已至此,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是你?”白芷苏看着自己结拜的五弟,大当家最信重的人,即便是刚刚,杜停杯还将这连云寨托付给了茅冰城。

    如此熟悉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便看不清了呢?

    茅冰城的影子在冬季的惨烈白日下越来越长,最终同太公冲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白芷苏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当家所担心的那个什么大敌从来就不来自于外面,反而就蜷伏在连云寨的核心。

    “是我,不仅有我,还有诸位弟兄。”

    茅冰城看着白芷苏:“这事便是我们联手所为。”

    焦洪一掌落下,看着杜停杯的一袭白衣如秋叶凋零而落,茅冰城心中的一颗大石终于放下。

    这位龙头老大着实是太过恐怖了一些,也由不得他不这么做。

    接受招安,归顺朝廷。此事乃是连云寨上下诸位当家的共同的心愿。

    大虞已呈中兴之势,皇帝联合剑宗二人的武力已经横亘于天下间任何势力之上,关中是朝廷的核心,巴蜀是朝廷的腹心,梗塞在关中与巴蜀之间的连云寨已经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只要有脑子的人知道,假以时日,连云寨早晚都会和朝廷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连云寨固然有杜停杯,可是那个可怕的朝廷现在说这个你可是有岳顾寒、李九日、那罗延这一串高手啊。

    那个时候有人会头破血流,且流血破头的多半还是自己。

    所以当李吉甫递来橄榄枝,李从贤向太公冲派来说客,而茅冰城又和李绅的提点刑狱使司搭上线之后,这世上有比“杀人放火金腰带”更爽的事情吗?

    没有,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人。

    杜停杯。

    杜大当家是绝对不可能再回归朝廷的,同样韩相所在的朝廷也不缺几个转业从良的黑道头目。

    朝中的大人们已经下了命令,连云寨归顺朝廷可以,但是朝廷不会同意杜停杯也在招安之列。

    龙头大哥挡了各位兄弟发家致富的路,所以太公冲和茅冰城便知道,他们必须做出抉择。

    这世上从来没有一种毒可以动摇宗师高手的根基,毕竟他们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高手的巅峰。

    但是如果是根据你武功性质精挑细选七种毒药,精心掺杂在每一日的餐饭,香炉里的焚香,甚至是衣被之间,那么即便是宗师高手也难以摆脱这种影响。

    数月以来,茅冰城小心斟酌着剂量,他必须在动手之日确定杜停杯已经被削弱到了极点。

    这里面并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杜停杯真的强的可怕。

    所谓信任真的是一种奇妙的误会。茅冰城看着眼眶之中悲恸莫名的“红袖招”白芷苏,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悔意。

    这一步或许真的走错了。

    “啊!”

    演武场上响起一声惨叫,而这惨叫的主人并不是旁人,“焚心手”焦洪紧紧抓住右手,他刚刚以十成功力一掌击中杜停杯,本来可算是大功告成,然而现在却捧着自己击中杜停杯胸膛的右手惨嗥。

    焦洪右手之上,皮肤已经尽数化作幽蓝,薄薄一层肉皮下面似乎有什么粘稠的汁液在流动。

    “王孙!”

    “焚心手”一声大吼,一边王孙隐抽出腰间长剑一撩将他右腕齐齐斩断。

    眼前的场景虽然二人未必知道究竟是什么因果,但是猜也能猜出来刚才杜停杯硬接那一掌的时候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自己体内的寒毒送到了

    “姓杜的藏了一手。”焦洪天性凶悍,他扯下一块布条包裹住伤处:“当心些,他或许还未死。”

    王孙隐点了点头,倒是一旁的张借终于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神之中开始闪烁着难以压抑的狂喜。

    杜停杯身着素袍的身体躺在雪地之上,动也未动,雷霆崖的刀手们在王孙隐的号令下缓缓将之围在正中。

    虎老威风在,一啸山林惊。现在这只老虎虽然躺倒在地上生死未卜,但是仍旧没有人敢放松警惕。

    “雷霆崖”的刀手们如流水一般向前,在距离杜停杯五步之远的时候停了下来。

    王孙隐左手提着令牌,整个人缩在层层保卫之后,剑锋之上滴答着粘稠的蓝色液体,正是茅冰城精心炮制的毒物。

    杜停杯的身体横在地上,然后一点一点的摇晃。

    王孙隐眼中闪动着残忍的目光,右手微微一旋,比了一个手势。

    雷霆崖刀手之间的呼吸渐渐合为一体,融成同一个频率。两百余名顶尖高手静默如一,仿佛是海岸边沉默的黑色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