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九死剑诀入游野境,如果有三清草的帮助会更加安全顺利,井九当然很清楚这件事情,又怎么会不准备好?

    便是赵腊月现在都不知道,神末峰顶到底还藏着多少好东西。

    只是既然她已经有了三清草,为何还要寻找?难道说是为顾清备着?

    清晨时分,宝树居东家进了房里,他眼睛有些红,明显一夜未睡,身上却很干净,鬓角微湿,没有任何异味。

    传闻里青山仙师性喜洁净,他担心自己的俗人味道冒犯,认真地洗了几遍澡,一点香粉都没敢用。

    事实上,面对赵腊月,这种担心当然是多余的。

    她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他一眼,说道:“应该有很多人知道了这件事吧?”

    宝树居东家身体微僵,惧意骤生。

    楼里的供奉管事虽然忠诚听话,但青山峰主的一举一动谁不关心,谁敢保证没有半点消息泄露出去?

    赵腊月把匣子递给他,说道:“这里面是一株三清草。”

    宝树居东家更是震惊茫然,心想这是什么意思?

    赵腊月说道:“我需要在哪里找到它,你就让它在哪里出现,能不能做到?”

    宝树居东家盯着身前的地板,眼珠不敢乱动,心思却是转的极快。

    他不明白这个奇怪要求的意图,仍然是毫不犹豫说道:“能。”

    顾清把他送出房间,他躬着身子,连道不敢。

    “我看宝树居墙外与窗户外都有阵法镇守。”

    顾清说道:“这有什么讲究?”

    宝树居东家说道:“主要是用来隔绝声音与气息。”

    顾清说道:“如果碰触到会不会示警?”

    宝树居东家不敢猜测他问这些话的用意,说道:“会。”

    顾清又问道:“珍器阁与外斋那些地方,是不是用相同的手法。”

    宝树居东家说道:“主要用来遮掩宝物气息,没有别的要求,所以我们用的都是相同的阵法,大泽提供的。”

    顾清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想,如何在不示警的情况下,破掉这道阵法,你应该很懂。”

    宝树居东家依然猜不到他想做什么,但汗水瞬间打湿了后背,声音微紧说道:“必须懂。”

    ……

    ……

    赵腊月与顾清继续驭剑北上,远远看着天地间那座大城便落了下来。

    那是朝歌城。

    他们落到地面,不是对朝廷表示尊重,也不是怕清天司误会,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算去西山居。

    朝歌城外有座庄园,不知用多少金银修出了堪比仙境的清美之意,正是赵家的别园。

    赵园里有湖,湖里只有一只船。

    赵腊月坐在船首,看着碧蓝的天空里那几道可怜的云,沉默不语。

    三年前,她与井九曾经在这只船上有过一番对话。

    随后井九有事离开,据她推算应该是去了骊山。

    接着水月庵的莫惜出现,替过冬约她在鸣翠谷见面,才有了那一场暗杀。

    因为那场暗杀,她无法参加道战,因为船上的那番对话,井九代替她去参加道战,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这船儿啊,当初就应该沉了。

    顾清在湖边的草地上闭目修行。

    赵园里没有人。

    连个下人都没有。

    安静至极。

    等到暮色来临,赵腊月与顾清才起身离开,在夜色到来之前,进入了朝歌城。

    城门外还是晴天,走过长而幽深的城门洞后,有雨点落下,湿了脸颊,赵腊月才想起,现在是春天。

    淅淅沥沥的春雨里,他们走到某个巷口停下。

    这里可以远远看到太常寺的黑檐,在夜色与雨水的双重作用下,越发像苍龙的角。

    赵腊月走上石阶,将墙上某块青砖推进一寸。

    她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一颗光滑的石球开始滚动,然后会砸烂一只很珍贵的瓷碗,或者是盆。

    当初听井九说此事的时候,她并不理解,为何不用阵法?如果只是听声音,为何要用那么名贵的官窑旧器?

    后来她才明白,越简单的机关设计越可靠,而越珍贵的事物被毁掉越会被重视。

    院门开启,她与顾清走了进去。

    隔着小园,她向花厅里的那家人点头致意,顺着雨廊走到了那个房间里。

    房间里没有竹椅,博物架上放着几样砚墨,桌上摆着一副棋。

    顾清看了两眼,确认就是当初棋盘山里的那局棋。

    鹿国公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感慨说道:“我与令尊相识多年,何曾想过会以这样的身份与他女儿相见。”

    顾清有些吃惊,没有说什么。

    赵腊月微微颔首,轻声说道:“他说有事情可以寻你帮手。”

    鹿国公说道:“请讲。”

    赵腊月说道:“我想进宫。”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