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无论他的速度或快或慢,那个影子都停留在那个位置,显得特别轻松。

    西王孙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望向侧后方,发现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原来那个人在上面。

    西王孙没有抬头去看。

    他忽然改变方向,向着虚境下方飞去,希望能够在对方出手之前进入那片云里。

    那个影子没有变化,依然跟着他,在白云表面前行。

    眼看着便要离开虚境,微微流动的云层近在眼前,西王孙仿佛看到了希望。

    他很快便发现所谓希望不过是虚妄。

    白云上的那个影子忽然延展开来,变成细长形的,就像是一把剑。

    那道阴影构成的剑,离开云层表面,卷向西王孙的身体,就像是冥部魂火跳动的火苗,又像是乌龟的舌头。

    西王孙厉啸一声,顾不得伤势,把身体里的所有真元都逼了出来,加快速度,想要逃离生天。

    可天地间哪里还有比影子更快的事物呢?

    只需要给孩子一盏油灯,他便可以用自己的手指在远处的城墙上留下一道影子,然后让那个影子移动的比景阳真人的剑更快。

    那道剑影落在了西王孙的身上,然后像真实的绳子一般,把他卷在了里面,倒提在了天空里。

    西王孙知道与对方的境界差距太大,放弃了抵抗,望向了天空。

    虚境之上的天空没有颜色,如透明的琉璃,折射着阳光,无比明亮。

    明亮的世界里有个黑影。

    即便背景是广阔无垠的天空。

    那道身影依然显得无比高大。

    看着那道身影,西王孙最后一抹意志也冰融雪消,如呻吟般说出对方的名字。

    “柳词……”

    然后他的脸上露出自嘲与苦涩的笑容。

    不冤。

    怎么都不冤。

    也没什么不服。

    两位通天境大物先后出手。

    谁敢不服?

    ……

    ……

    天寿山。

    暴雨初歇。

    裴远已经悄悄回到洞府,准备取出藏了多年的宝物然后离开。

    他心想自己是刑堂堂主,又是门主的亲兄长,谁敢拦我?

    群山间忽然响起剑鸣传讯,召集所有门人前去殿前议事。

    裴远神情微变,本想不作理会,但感受着明显肃杀了几分的山门阵法,又有些犹豫。

    最终他还是没敢强闯山门,咬牙把宝物重新藏进洞府深处,驭剑回到殿前的广场。

    无恩门弟子们很兴奋,哪怕浑身湿透,依然在议论着先前的画面。

    殿门缓缓开启,裴白发的身影出现。

    众人单膝跪下,大声行礼:“拜见门主!”

    裴白发缓缓走过十三级石阶。

    石阶间的仙鹤浮雕被雨洗过之后,更加栩栩如生。

    森然的剑意缭绕着他的身体。

    他的脚步落下,地面生出裂缝。

    剑意渐敛。

    殿前很安静。

    不待门人发问,裴白发神情漠然说道:“我要杀的是西王孙。”

    众人知道那是西海剑派的大人物,据说是剑西来的师弟,不由很是吃惊,兴奋之余又有些担心。

    门主先前那一剑确实是通天境的无上神威,但您刚刚出关,便要向西海剑派开战吗?

    他们想这些,自然不是惧怕与西海开战,只是有些担心门主的身体。

    与剑神一战后,门主的双眼便再也无法视物。

    这一点外界始终不知晓,他们却很清楚。

    那位长老有些不确定问道:“西贼死了?”

    裴白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你们去白鹿书院,把那里烧了。”

    他依然没有告诉众人西海剑派的云台便是不老林的总坛。

    裴远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到底怎么了?”

    裴白发望着人群里的他说道:“你说呢?”

    明明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裴远的感觉却有些怪异。

    “当年有人对我说,天近人德性高洁,值得信任,而且就是个瞎子,见见无妨。”

    裴白发说道:“我相信了他的话,去了白鹿书院,然后自己变成了一个瞎子,那么我现在烧掉那里有什么问题?”

    因为以前的事情他今天想烧掉白鹿书院,那么那个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裴白发的话才说到一半,裴远便往山谷外奔掠逃走。

    忽然,一道鲜血飙出。

    他的右腿从膝盖处整齐断落,就像是被剑砍断。

    裴白发面无表情看着远处的他,苍白的眼珠散发着噬人的光泽。

    裴远痛苦地喊了声,从地面爬起来,用左脚跳着向前走,画面看着有些滑稽,却更加恐怖。

    紧接着,他的左脚齐踝断了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