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当年柳十岁在白真人的洞府外植了一丛翠竹,很是好看。

    所有人都不懂,他种那丛翠竹只是为了预着给某人修竹躺椅。

    为了修竹椅,他来过神末峰一次,时隔多年,峰里的景物早已忘记,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

    山道两侧的树林里中,不停响起猿猴们欢快的叫声,偶尔还能看到速度奇快的黑影移动。

    小荷有些紧张,待她发现有些事物从树林里飞了出来,更是吓了一跳。

    下一刻她才发现,落在柳十岁身上的是一朵鲜花与几个果子。

    她有些惊疑不定问道“这是在表示对你的欢迎”

    柳十岁把那朵鲜花别在衣襟上,分了一个果子给她,说道“看来应该是。”

    他们吃完果子,用道旁的溪水认真洗干净双手,整理衣着,才登上最后那段石阶。

    石阶穿雾而出,尽头便是峰顶,崖畔有张竹椅,竹椅已经老旧不堪,椅脚磨损严重,明显有些不平。

    看着竹椅上那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子,小荷更加紧张,不待柳十岁发话,便款款拜了下去。

    井九躺在竹椅上,手里拈着一粒砂,专注看着瓷盘,听着脚步声也没有理会,直到把那粒砂放到位置上才转过头来。

    柳十岁示意小荷留在原地,自己向崖畔走去。

    小荷起身,望向前方不远处的那座道殿,心情有些激动。

    这里便是景阳真人的洞府景阳真人是千年来唯一的飞升者,那么不管是妖族还是冥部,不分正邪,都会把这座洞府视为真正的圣地,谁不想来这里沾染一些仙家气息

    柳十岁走到崖畔,站到竹椅旁,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流露,老老实实说道“公子,我回来了。”

    井九也没有嘘寒问暖的意思,直接问道“十年时间很短,但事情不少,现在你的想法可有改变”

    柳十岁明白他的意思,沉默了很长时间。

    峰顶安静无声,崖间云海不动。

    无数画面在云海上面生出,然后消失。

    那颗滚烫的妖丹,寒冷的剑狱,那些痛苦与磨难,看着不老林杀人却不能阻止的挣扎,为此承受的污名,还有在自己眼前死去的那些人,落到海里的那座山。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自己还会不会像当年那样选择

    他收回视线望向井九,平静而坚定说道“既然总要有人来做这些事情,那么我还是得做。”

    井九没有流露出欣慰的神色,更没有欣赏,当然也没有生气,平静说道“所谓选择,只要能够承担其后果,那么便在对错之上。”

    柳十岁说道“明白。”

    时隔多年再次重逢,便是一场平静而无趣的对话。

    这幕画面落在小荷眼里,让她非常不适应,而且不安,因为井九与柳十岁的关系看着十分冷淡。

    这是因为她不懂井九与柳十岁的相处,更准确地说,她不像柳十岁那样明白井九。

    关心这种事情,他不会通过言语表现。

    冷淡,是因为他觉得过于浓郁的情绪表达没有必要。

    任何事情说清楚就好,非要扯着嗓子、带着哭腔、满脸泪水地说,那会显得很可笑。

    柳十岁当然不会误会井九,想着那朵茉莉花与那把锋利无比的小剑,他便很感激,当然也很感动。

    只不过他知道井九不喜欢看,所以强行把感动压抑在了心里。

    他取下那根光滑明亮的手镯,递到井九身前。

    井九没有接,说道“给你了,就是你的。”

    柳十岁知道这剑看着寻常,其实品阶高的难以想象,乃是真正的仙剑,哪里肯接受,说道“以我的境界,连它百分之一的仙威都发挥不了,让它跟着我实在可惜。”

    那根手镯微微振动,发出嗡鸣之音,表示赞同,显得极为急迫想要回到井九身边。

    在它看来,整个朝天大陆只有井九够资格使唤自己。

    “如果觉得可惜,就应该尽快提升自己的境界,而不是想着把它甩掉,这种想法太过怯懦,不是青山弟子应持之道。”

    井九看了柳十岁两眼,发现他的气息非常驳杂,说道“你这些年的修行实在有些糟糕,要警醒些了。”

    小荷在远处听着这话,有些吃惊,然后生出很多不服。

    她知道柳十岁曾经在西海乱礁里胜过桐庐,井九现在的境界还不如他,凭什么这般评价

    “我也发现确实有问题。”

    柳十岁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认真说道“请公子指点。”

    那年他吞食妖丹之后,便有了妖火,又学了血魔教的秘法,还跟着西王孙学了一段时间西海剑法,学的太杂,气息也变得太杂,彼此容易冲突,影响修行。

    井九就他的身体情况问了几句,柳十岁老老实实做出回答,一点都没有隐瞒,然后提出在修行方面遇着的困惑,井九随意给出答案,却给他带来无限好处。

    就像回到很多年前的小山村。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