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咚咚!咚咚咚咚!

    打头的是工陶战士们,一只只体型巨大的恐鸟迈着两条粗壮有力的长腿,凶猛无畏地向前冲。

    没有植被的地面被踩得尘土飞扬。

    排在第二梯队的,赫然是一千多头大角鹿。

    它们脚步如风,眼看敌我双方快要交汇时,竟载着一千多名树人和三十二位巫,转头向山上爬去!

    这些大角鹿在树人族大巫的祝福下,变得轻灵又矫健,嶙峋的山石陡峭的山坡根本挡不住它们,眨眼间就爬到了半山腰。

    几百条土龙蜿蜒至所有人脚下。

    此时豸部落战士还差一百多米才能奔至眼前,但这并不妨碍豸部落酋长发号施令,只见他眼中寒芒闪烁,挥手暴喝道“给我吞了他们!!”

    轰!

    几百条长豸虫蓦然全部破土而出!

    平整的地面被数百长豸虫群钻成了筛子,土屑碎石飞溅,庞大的虫头钻出地面后立刻裂开成一朵朵血色喇叭花,带着腥臭的粘液,尖嘶着向战兽和战士们吞去!

    就在几千头战兽和战士站立不稳,即将被吞进虫口时。

    突然!无数条细细的褐色树丝从半山腰上袭来!

    它们迅速地缠绕住巨虫的头部,一圈又一圈,硬生生替它们合上布满细密利齿的喇叭状口器。

    树丝越绞越紧。

    噗嗤!

    一张张肉色口器被锋利的树丝绞断,腥臭的虫液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几百条庞大无比的长豸虫发出尖锐的痛嘶,头部疯狂地摇摆起来,埋在土里的身体也疯狂甩动,地面被搅得起伏不平,有许多战兽站立不稳,跌倒在尘土中。

    树人族大巫白发飘飘,枯瘦的右手拄着骨杖看着山脚的战况,目光如刀如冰。

    他嘴唇微动,口中发出一声比一声高昂的巫咒声。

    越来越多的树丝从树人身上蔓延出来,它们密密地缠向巨虫头部,绞得越来越紧,想要绞断口器般绞断它们的头部。

    然而那里覆盖着厚厚的甲壳,且无比坚硬,最终树丝只成功地杀死了几条长豸虫。

    树人族大巫眼神不动,空着的左手对着族人做了个手势。

    下一刻,所有树丝剧烈收缩。

    长豸虫大部分身体都深深藏在土里,如今被树丝捆着头部,竟硬生生地被往外拽拉!

    一条接着一条长豸虫被从土里拖了出来,露出长到夸张的庞大身躯,它们在地上疯狂地打滚扭动,但头发般浓密的树丝已经把它们完全包裹住,愣是让它们无法摆脱分毫!

    这一切都发生在片刻之间,豸酋长根本来不及反应。

    等反应过来后,他立刻陷入了狂怒,指着半山腰对身后的豸战士暴吼“杀了那些异人!杀了那名该死的巫!!”

    “杀!!!”

    近万名目光嗜血的豸部落战士冲至眼前。

    而杀意沸腾的工陶战士们,也骑着恐鸟,像锐利的刀尖狠狠插进豸部落队伍,又像一张展开的大网,牢牢拦住他们上山的脚步!

    豸部落战士眼中闪动着凶狠嗜血的光芒,面对着一帮等级比他们低的战士,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如狼入羊群。

    豸战士巴鲁眼中掠过一丝凶残的光芒,无视体型巨大的恐鸟,一跃而起,举起石斧对准一名工陶战士向下狠狠一劈!

    噗嗤!

    刀刃入肉和骨头砍断的闷响,工陶战士根本来不及抵抗,胳膊已经从肩膀处被连根砍断。

    温热的鲜血飞溅到了巴鲁的脸上,他舔了舔嘴唇,对那名战士露出一个恶意的笑“这血的味道和那名女战士一样甜!”

    那工陶战士眼睛瞬间充血,不顾剧痛从恐鸟背上跳下,用仅剩的一只手疯狂攻击巴鲁,那架势完全像不要命一样。

    然而他只是二级战士,而巴鲁却是三级战士。

    只过了两招,那名工陶战士的头颅就被砍落下来。

    脸上不甘愤怒的表情瞬间凝固住,劈头散发的头颅咕噜噜地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上了血与泥土。

    恐鸟见主人身死,也瞬间疯狂了,锄头一样锋利的长喙啄向巴鲁。

    巴鲁原本还想驯服这头恐鸟,避了几下后不耐烦了,挥起一米长的巨型石斧,咔啦一声脆响,恐鸟粗壮有力的长腿被双双砍断。

    “嘎——!”

    恐鸟发出凄厉的鸣叫。

    没有了双腿的支撑,庞大笨重的身躯轰然倒在血泊里。

    被砍掉双腿并不会马上死去,这只恐鸟躺在血地上,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身体不停地微微抽搐,模样凄惨无比。

    在一旁奋力砍杀的工陶战士钧被叫声吸引,看到滚落的族人头颅,和被砍断双腿的恐鸟不由目眦欲裂。

    他脸庞赤红,狂吼着,失去理智地挥动骨刀向巴鲁砍去!

    半山腰上。

    十八名祝巫拄着骨杖排成一列。

    大风吹动衣角,他们或枯瘦或高大,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