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巴鲁狼藉的尸体轰然倒在黄土里。

    钧甩了甩骨刀,把黄白的脑浆给甩掉,看都不想再看那尸体一眼,就再次向另一名豸部落战士杀去。

    在祝巫的联合祝福之下,战士们各个变得悍勇无比,浑身仿佛有无尽的力量亟待喷涌而出,而豸部落的一个王牌——长豸虫又被树人们的树丝牢牢控制着,无法挣脱丝毫。

    战局一时向部落联盟倾倒。

    豸部落赤狄浑身都是冒着血的刀口,身体一斜,险险避开迎面斩来的刀刃,吐了口唾沫低咒一声。

    “他阿姆了个巴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祝巫!”

    在他不远处的豸酋长也是嘴巴发苦。

    山腰上站着的那一排虽然都只是普通巫,但联合在一起施加的巫咒威力,比大巫施展出来还要可怕。

    他之前怎么都没想到,他们招惹的不是一个部落,而是一个部落联盟!

    这也意味着他们要面对着不止一名巫!

    不过现在还不是认输的时候。

    豸酋长眼中掠过一丝锐利的寒芒,举起手中的大砍刀吼道:“战士们,杀了山腰上那些巫,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杀啊!!”

    近万名豸部落战士大吼着,不再和联盟战士们纠缠,转而如潮水般往山腰上冲去!

    部落联盟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愿。

    “——吼吼!”

    所有血纹部落的战士向天狂吼,粗壮的脖颈上有血线如蚯蚓般根根凸起,皮肤上浮现出血管一样的血色纹路。所有血纹战士身躯足足庞大了一圈,把身上的兽皮衣都猛地撑裂开来,如巨人般悍勇地闯入战场。

    砰!

    他们的拳头变得和铁西瓜一样大,一拳就把豸部落那些一级战士捶倒在地。

    莽牯部落的大莽牯满身都是肥肉。

    这些大莽牯形似牛蛙,平常胖墩墩的不爱动弹,此时在莽牯战士的驾驭下,两条后腿一弹,居然一蹦三米高,从豸战士们头顶上跳过,如一座小肉山般挡在他们面前。

    “呱,呱!”

    布满冰裂纹的淡绿色蛙眼转动。

    长舌如弹簧般迅猛射出,速度快得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舌尖就卷住了一名豸部落战士的脖颈。

    长舌收缩,那名豸战士被卷着送到莽牯嘴巴旁边。

    那豸战士实力不弱,反应过来后立刻举起长矛想要刺向大莽牯,这时莽牯战士从大莽牯背上一跃而下,石刀干净利落地刺入他的心脏。

    “唳——!”

    大雪和晴天,两只工陶战士的蛮种凶禽在唳鸣。

    它们张开巨大的双翼,低低地掠过战场上空,钢扇般的羽毛对准冲在最前面的豸部落战士用力一掀!

    那一排豸战士面门一痛,顿时被一股巨力掀倒。

    他们的皮甲被刮破,像乞丐装似的一条条凄惨地挂在身上,面部和前身火辣辣地阵阵剧痛,皮肤连着一层血肉被硬生生刮掉,看上去血淋淋的像个血人。

    涂山队伍中。

    涂山酋长脸上都是血沫,举着石斧大吼:“杀啊!涂山战士们,不要给羲巫丢脸!”

    蒲泰骑在异特龙小特背上。

    小特浑身覆盖着厚厚的硬皮,就像一头小型坦克在敌人中冲撞着。

    它每冲到一个地方,蒲泰的骨刀就准确及时地砍到附近的敌人,双方配合得极其默契。听到涂山酋长的大吼后,他也跟着振臂大呼:“战士们,让敌人瞧瞧我们涂山部落的厉害!”

    涂山战士们热血沸腾。

    突豚、呼噜、仓盘、锥等一个个涂山战士骑着各自的战兽,手持兵刃勇猛至极,一路奋力拼杀。

    涂山弩箭队在后方为他们掠阵。

    每当有涂山战士不敌豸战士时,总有带着剧毒的冰冷箭矢凌厉地刺穿空气,及时把敌人杀死。

    然而豸部落战士人数要比联盟战士足足多两千,总有涂山战士扛不住,而弩箭队又顾不上的时候。

    此时,正在与豸部落战士奋力拼杀的勇,背后突然有一支冰冷长矛狠狠刺来!

    勇此时的骨刀被对面的豸战士架住,根本没法躲避,眼看长矛就要刺穿后心时,一把骨匕无声无息地出现。

    断翎目光如冰,匕首斜挥往下用力一砍!

    “叮!!”

    在那豸战士骇人的目光中,矛头竟被硬生生地斩断。

    接着断翎把刀刃一转,匕首化为一道白光,把那名偷袭的豸战士脖颈给干净利落地抹断。

    勇眼神复杂地看了断翎一眼:“谢了。”

    断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抿着唇,犹如一头孤狼崽子,转身深入到敌人中央。

    他虽然只是二级战士,但身形灵活,在十八位祝巫的祝福加身下,竟足足斩杀了两名三级战士。

    “我们夏部落,绝对不会比涂山部落差!”

    断翎舔了口刀刃上温热的鲜血,面无表情地想。

    他挽了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