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她虽是大家闺秀,但心思较乐舞细腻得多,更为柔和。真要做侍女,想必很快便能胜任。

    但是,赵洞庭却不敢将张茹留在身边。

    她长得太过漂亮,赵洞庭怕杨淑妃又起纳妃的心思。同时,也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如张茹这样的国色天香,时时刻刻对男人都有着莫大的诱惑。

    他宣来张珏到寝宫内,言及张茹乃是金枝玉叶,继续留在宫中颇为不妥。

    本以为张珏会就此将张茹带走,可没想,张珏却说家离自散,自己还欲前往雷州,日后领军打仗难免凶险,带着张茹极为不便,还请赵洞庭将张茹继续留在宫中。而且,这番话说得颇为言辞恳切。

    赵洞庭恍然回过神来,忽然明白张珏的几分心思。

    张珏怕莫也是有意让张茹入后宫。

    自从他到海康后,杨淑妃单独接见过他几次,这连赵洞庭都知道。

    张茹的情况全部被杨淑妃摸得清清楚楚的,且告诉赵洞庭。之前没有决定纳颖儿为妃的时候,杨淑妃没少言及张茹的好。长得美,身世好,性格好,虽然天生哑疾,但又不是封为皇后,无伤大雅。而且,这还可以让皇室和张珏这位虎将更为亲近。

    而张珏,也从来不提要给张茹寻夫家婚配的事。

    他要只是想给张茹找到安稳的家,在朝廷内还是有很多大臣家中可以选择的,未婚配的青年俊彦并不少。

    之前赵洞庭没在这事情上面多想,此时他有意让张茹离宫,张珏却不愿意,他自然就想明白了。

    嫁到那些大臣家里,怎么会有嫁入宫中为妃好?

    南宋并无世袭罔替的先例,以后那些大臣的后代到底能爬到什么样的高度,还很难说。

    可赵洞庭又没得法子,不好强行要张珏带张茹离开,毕竟那样也太伤张珏的心。

    张茹终究还是继续留在宫中,成了赵洞庭的贴身侍女。

    虽是侍女,但寝宫内的太监、婢女,还有朝中的文臣武将,谁都没认为她会永远是侍女。

    估摸着,等到惠妃的事情彻底过去,皇上便会纳她为妃。

    甚至有的人已经在想,张茹成为侍女伺候皇上,是不是已经在为怀龙子龙女做准备。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种时候,赵洞庭却是突然出宫了。

    他要前往无量观所在的青云峰结庐修习剑术。

    眼下朝中各部门都已正常运转起来,没什么事需要他这个做皇帝的操心,杨淑妃和群臣想拦,也没有理由拦。而且,青云峰离海康县又不远,真有什么事,去青云峰禀报也不迟。

    正月二十,赵洞庭仅带着乐无偿、君天放还有众武鼎堂供奉前往青云峰,追寻剑道。

    数十人刚到青云峰下功德无量牌坊,已有数十无量观道士由真人无源子亲自领着,在此等候。

    “福生无量寿福!”

    见得赵洞庭等人到,无源子忙领着人迎上,作揖施礼。

    赵洞庭一行并无车马,双方见礼后,无源子等道士便带着赵洞庭一行往山上而去。

    少不得在无量观内和无妄子几位师兄弟寒暄几句,然后又到后山,数十道士帮衬着结庐。

    无源子身为观中祖师,陪在赵洞庭旁边,在身侧还有个年岁和赵洞庭相仿的小道士,眉清目秀,颇具灵气。

    在其余道士和众武鼎堂供奉忙碌的时候,老道士忽然问道:“皇上真有意在此习剑?”

    眼前,是望无边际的苍翠竹海,山风拂过,绿波飘摇。

    赵洞庭意味深长道:“真人担心朕在此习剑,会影响你们全真的气运?”

    全真教祖庭在北方,眼下元宋两朝交锋,他们的态度倒是暧昧得很,两不相帮,满满的超然世外。

    无源子眼神微凝,沉吟道:“无量观只是小观,福佑雷州区区之地而已,何以能影响全真气运。”

    赵洞庭轻轻点头,听出来无源子的意思。

    无量观虽然出自全真,但全真为道门泰斗,却未必会在意无量观这个子孙观。无源子等人估计也不想高攀,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全真是全真,他们无量观虽是全真教系,但也和全真教并无太大关系。

    请赵洞庭上山祭祀,再有进献丹药,都是他们自己的主意。

    他的这种态度,还是让得赵洞庭颇为满意的。

    此时南宋朝廷坐镇雷州,要是无量观还不摆清楚立场,说不得他便要拿无量观开刀。

    这些道教深处山中,但在民间的影响可是不小。

    见赵洞庭不说话,无源子忽地指向旁边席地而坐发呆的小道士,又道:“皇上,这位乃是掌观师弟的亲传弟子白玉蟾。他在内丹之道极具天赋,悟得我观周天法,以后便由他在此陪着皇上如何?”

    “周天法?”

    赵洞庭瞧瞧小道士白玉蟾,“周天法是什么法?”

    始终没有开口的小道士道:“人体为周天,内力在体内运行,即是周天法。”

    赵洞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