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天仙楼很出名,以至于几近只要是嘉定府人就都知道天仙楼的所在。

    天仙楼很大,大到光是铺面就占据半条街。

    赵洞庭到得天仙楼下时,也不禁是为这嘉定府最大的烟花之地而感到惊讶。

    天仙楼的招牌横挂在街上,旁边楼宅上绫罗遮窗,分外迤逦。

    大门足足有五个铺面那么宽,即便还是白天,往门内走去的客人已是络绎不绝。

    外头并没有女子站着,但当龟公将客人领进去后,便立刻会有许多身穿薄纱的美妙女子蜂拥上来。

    这是实在……人间天堂?

    传说中的英雄冢大概就是这种地方。

    如此多的妙龄女子,软香在怀,再坚强的百炼钢也可能被融化成绕指柔。

    从排面上来说,天仙楼无疑已经领先这个年代的许多青楼太多。

    饶是上辈子见过不少声色犬马场所的赵洞庭,也不得不承认,天仙楼确实……是个很有排场的青楼。

    韵锦的俏脸忽地有些晕红起来。

    赵洞庭注意到这幕,轻声道:“乐前辈你和韵锦现在这里等着,我和君前辈进去看看。”

    “好。”

    乐无偿点头。

    赵洞庭带着君天放径直往天仙楼里走去。

    有龟公迎上来,热情洋溢,“两位客官里边请咧!”

    只是他眼中难免有些惊讶,毕竟,赵洞庭的年纪实在太小。哪怕是在这个年代,也很少见到像赵洞庭这般年纪便来青楼寻乐子的。但开门即是求财,龟公自然也不会将他拦着。

    赵洞庭淡漠点点头,施施然走到天仙楼里面去。

    才到门口,便可以闻到里面飘出来的彩香、酒香和脂粉香。

    此时楼下大堂里已是坐着不少食客,这些多是来听曲吃饭的,但仍是显得有些空旷。

    天仙楼太大了,大得像座府邸。

    正门正对的是极大的屏风,得有近百米长,上面画的赫然全是些朦朦胧胧的春宫图。

    赵洞庭喃喃感慨,在这个年代能够将青楼做到这份上,天仙楼的主人也算是商业奇才了。

    除去以前的宫廷教坊司外,大概民间很难再寻出这样的烟花之地。

    屏风的后头透着光亮。

    赵洞庭和君天放刚走到里面,便有老鸨带着姑娘们迎上来,扑面而来的是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些姑娘们的笑容看起来也好似是发自内心,估摸着连笑容都受过专门的训练。

    老鸨年约三十,风韵犹存,颇为丰满。走路时晃晃悠悠的,真让人担心她那花肚兜会兜不住她的本钱。

    浓郁适宜,刚好能添几分风情的香水味飘荡到赵洞庭的鼻子里。

    这让得赵洞庭凭然对这老鸨生出几分好感。涂香水都这么在乎别人的感受,显然是个讲究人。

    “两位……”

    老鸨到赵洞庭和君天放面前却是有些愣住,因为这一老一小的组合实在是有些诡异。

    愣住足足两秒,笑容才又在她的脸上绽开,“两位客官是大堂用膳、包厢听曲,还是……?”

    她最后这个“还是”显然余音缭绕,带着任何哪个男人都懂的意思。

    君天放眉头微皱,自是不会说话。

    想他堂堂剑仙,要不是陪着赵洞庭,断然不会到这样的烟花之地来。这显然并不符合他的档次。

    哪个江湖闻名的绝世强者会到青楼里找乐子?

    江湖中竟是仙女、神女、圣女什么的,档次不比青楼女子要高得多?

    来青楼的,多是些寻常富贾之家,或是不太上得台面的膏粱子弟。

    赵洞庭道:“一个最好的雅间,再要两个最漂亮的姑娘。”

    老鸨止不住又愣了。

    这一老一小,到底是谁带谁来找乐子呢?

    想她在天仙楼也有十余个年头了,还真没有碰见过这样的怪事。

    她瞪大眼睛,“一……一个雅间?”

    她倒也不是没见过有特殊癖好的客人,毕竟这个年代连娈童都很盛行,但是这个年龄差的……

    赵洞庭道:“有问题?”

    老鸨勉强挤出笑脸,“没、没问题,两位贵客楼上请,楼上请。”

    长得瘦小如柴的龟公脸色也是古怪,但还是堆满笑容,带着赵洞庭和君天放到楼上天字丁雅间里去。

    “两位客官稍带。”

    龟公并没有进门,在门口打开门,便就告退。

    君天放跟着赵洞庭走到雅间里面,里面以红色为主色调,很是暧昧。

    这让得君天放的脸色也是有些古怪起来,“皇上,咱们要最漂亮的姑娘做什么?”

    赵洞庭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天仙楼中的偌大院落看去,“样子总得做足。”

    天仙楼是四合院样式,在四栋宅子的中间,院落怕得有数千个平米,里面亭台楼阁、假山水榭无数。可以见到有许多客人正带着自己心仪的姑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