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这风水一般都是自然形成的,如果有人为形成,那也得是高人布阵,这女尸身在棺中却能为自己布阵,可想而知她的能力有多强。

    怪不得许广良要找到我和胡凤楼。

    在带着我们看完这里的水之后,许广良又跟我和胡凤楼做了个请的姿势,将我和胡凤楼往山上请,说他现在就带我们去当初他埋葬那个女人的穴地去看看,让胡凤楼看看有没有把握对付这棺材里的东西。

    我跟胡凤楼随着许广良一起上山,张丰就在我们身后跟着,刚才在山下的时候,只是听许广良说这块地是百鸟朝凤的风水宝地,但是现在我们跟着许广良上了山顶之后,我再转头往我们身后的山下一望,瞬间,就被这里的地形气势所镇压!

    方圆十几里,只有这凤凰山一山独大,周围全都是连绵起伏不断的山包,那些山包一排排的都向,全都以这凤凰山为中心,远远看的看过去,简直就像是一幅活灵活现的一群大鸟,接连不断的,向着这凤凰山飞过来,而这整座山屹立不倒,现在山下的溪水,又像是一圈玉带,围绕着这整座凤凰山,看起来就像是一道神圣的光环,将整座凤凰山衬托的更加像是一座神山。

    许广良见我在看着我们身后的群山,也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十分遗憾似的,叹了口气,跟我说:“可惜了这么好的风水,可惜现在年代过了,再也没有人适合埋在这么好的风水里了。”

    许广良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向着我们身前一处凹陷像是被挖过的山坑里,对我们说:“三十年前,我就将这孕妇埋葬在这里,这整座凤凰山是凤凰,而这凹陷的地方,就是凤眼,将死去的女子葬在凤眼里,来生的富贵,子孙都是达官显贵。可惜,我三十年前并不懂这些,随便将一个命薄的女子安葬在这里,才导致发生了这样的灾祸。”

    见许广良说着说着又要自责了起来,张丰便赶紧的安慰许广良,说就算是伟人都会犯错呢,更不要说我们只是个普通人,叫许广良别往心里去,只要我们现在将这棺材里的旱魃除掉就也算是将功补过。

    胡凤楼看着我们眼前这个塌陷的山坑,这女人的坟墓就埋在这山坑里面,全都被土盖着,这山上的溪水,就是从这个大山坑的旁边一个黄泥泉眼里流出来,这泉眼足足有两个车轮这么大,此时就像是烧开了的水似的,不断的涌出清泉,从这泉眼里冒出来,向着山下流下去。

    虽然许广良说是说叫胡凤楼来对付这个旱魃,但是这件事情看起来很明显就是与风水有关系的,胡凤楼他只擅长打架斗法,对这风水几乎就是一窍不通,我就向着胡凤楼走了过去,小声的问了他一句可不可以?

    估计是这件事情确实有点棘手,胡凤楼伸手将我往他身后一拉,然后他向着这泉眼旁弯腰过去,转头对许广良说:“给我找个大点的石头来。”

    许广良这会不知道胡凤楼想要做什么,但是这回胡凤楼吩咐他叫他捡个石头,于是就赶紧转身在身边找了找。

    这个墓穴身边都是一片平地,全是黄土,没一个大石,于是许广良就叫张丰去远点的地方找几个石头过来!

    张丰跑到大概十来米远的地方,这才搬了几块篮球般大的石头来递给胡凤楼,胡凤楼念了几句咒语之后,将这石头向着这泉眼里丢了下去。

    这石头向着这泉眼里沉下去好久之后,逐渐的,从泉眼里冒出来的泉水就慢慢的减少,到最后,那两个车轮这么大的泉眼,就被胡凤楼一个石头给堵住了,溪水断流了。

    许广良看着胡凤楼先把这水源给阻断了,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是当他想了一会后,表情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对着胡凤楼树起了大拇指,想着我们走过来,跟胡凤楼说:“二爷不愧是二爷,不愧是东北狐仙二当家,果然名不虚传。”

    我都没看懂胡凤楼把这泉眼堵了是什么意思,好在张丰跟我一样也不知道,于是就问了句许广良:“清风道长,这把这泉眼堵了,是有什么作用?”

    许广良性子也好,见张丰问他,于是就笑呵呵的对着张丰解释说:“这风水风水,讲究的就是风和水,这女尸埋在这土里,在宝地里形成了旱魃,将这周围几十里地的水都烘烤干了,这风水,没了水,也就不是一块宝地了,这水估计是这东西从地下引出来的水源,如果不是这水还存在,这百鸟朝凤的好风水,早就破了,怪我一心只想着是我的过错导致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胡二爷一来就看出了问题所在,老道真是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当我听完许广良说完这话之后,惊讶的看向胡凤楼,刚才我还想着胡凤楼对风水一窍不通,他现在怎么就开窍了,还知道看风水了?

    不过在外人面前,我也没有揭胡凤楼的老底儿,而胡凤楼听见许广良在夸奖他,眉飞色舞的看了我一眼,像是在跟我炫耀似的,然后再装出了一本正经的模样,对许广良说:“我们现在破坏了这东西的风水,那东西也在棺材里面呆不住了,不过那东西白天不敢出来,等会晚上月亮升起来后,才会破棺而出,清风道长还有张丰,你们两人先下山去,准备一些吃的,如果能找的到的话,最好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