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原来如此,天狗逃窜过程还发生其他事情,具体过程只有当事人知道,可惜三个当事人都没法给于回应。

    不过按我推测,吸干柳家夫妻血液的多半是天狗,因为天狗受伤,必须要吸取其他生命能量才能恢复。菲力说害人者是璇玑,想来也是开脱之词。

    想到此,心思一动,有了计较,大咧咧开口:“这还用问?吸人血肯定是璇玑那老贼么。”

    青儿不解,疑问。

    我:“两人一狗我都认识,而且非常熟悉,我这兄弟和狗都不吸人血,只有璇玑练习魔功需要吸食人血,你那兄嫂两个身体健康程度咋样?”

    蓉儿答回:“正值当年,身强力壮。”

    我:“那就是了,璇玑老贼最喜欢对身体健康的人下手,衡山宗你们听过吗?”

    青儿和蓉儿同时点头,“有生意往来。”

    “那好,你们可以去问问衡山宗还活着的人,璇玑老贼吸了他们多少人的血。”说完转身走,摆摆手,“就这样了,有仇只管找璇玑报,准没错。”

    刚走两步青儿又在后面叫,“熊大哥等等,我还有话问。”

    我就不耐烦,“什么?”

    蓉儿开口:“我兄嫂护送下山的药在那个人身上。”

    药?我愣了,将肩膀头上菲力放下,赤条条地亮着,呵呵笑:“那你来找找,看看他把药藏在什么地方。”

    菲力被我扒了个精光,赤条条毫无遮拦,身上哪里还能藏东西?那蓉儿羞的满脸红,撇脸不看,急急回答:“药被放进他腰带里。”

    我去,还有这说一?!

    我低头看看自己腰带,心情瞬间烦躁:各种狗血倒灶的事情不停地发生,我好不容易抢个宝贝,还要被你们这些人刁难。当下不喜,也没好脸,生硬地怼:“说什么胡话,这薄薄一层腰带能放什么药,净瞎扯!”说完既走。

    后面青儿快速几步挡在我前面,“熊大哥且慢,听妹子将话说完。”

    “你讲。”

    “我家兄嫂护送的药非常珍贵,拿去西京城里救一位通天大人物。”

    “管我鸟事?多大个人物?他能通天叫他去请玉皇大帝救他撒!”说完再走,青儿又拦,“大哥别急,相见就是缘,既然走到这里,不如去乌龙岭庄上喝一杯。”

    我喝个鸡毛,老子在现心情很烦躁晓不晓得?总感觉腹部不平顺,有股邪火到处窜,怂恿着我发脾气,让我无法集中精力思考。另外,我新得了大量宝贝,心情急躁的就像单身三十年的光棍即将入洞房样激动。

    那能放雷电的权杖,带火的鞭子,能自由大小的头箍,另外还有许多只有图形没见过实质的道具,哪一样都是人间至宝,吸引着我去研究。

    哪有时间喝酒?

    “不去,很忙。”我沉着脸说。

    小青还不放弃,凑上来抓我胳膊,声音带着可怜的撒娇,“熊大哥不会这么绝情吧,去妹子庄上喝一杯又不碍事。”

    说话间,眉宇间都是温婉,秋水含波,情义绵绵,分明是用眼神勾我。

    老实讲,这女人其实很不错,会玩,懂的拿捏男人分寸,形貌虽然是我讨厌的瓜子网红脸,但身材可以,用来排遣寂寞很是不错。更何况,我现在变身成这德行,也不知道人间还能不能找到跟我配对的女人。

    要不找她试试?思想间看看她那不到我下巴的身高,再看看她那没有我大腿粗的腰,以及她那白藕样的胳膊,而后脑补下绿巨人大战黑寡妇的画面,摇头否决:“不要,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改日吧。”

    青衣还要再说,我就变脸,生气道:“别说了,我意已决,别逼我翻脸。”

    青衣便不敢拦我,呆在原地不敢乱动,除了焦急便是无奈。

    我走出去好远,听见后面蓉儿跺脚,很是不甘,问青衣:“青姐怎么办?就眼睁睁看着他走?”

    青衣也很无奈,小声气道:“那么威猛强壮的男人,竟然是个gay,咱们再漂亮对他都无吸引力。”

    我都走出去上百米,听到这话心里不爽,想回头解释,又觉得没必要——就算跟她解释清楚我的取向正常那又如何?

    又不想跟她啪——想也无用,以我现在的体格,估计没有那个女人能够承受,要死人的。既然如此,就没必要跟她解释。

    心思转换间人到了山岭断崖边,下面将近二三百米深,都是绿树,成七十度斜坡,是个下山捷径,也不犹豫,扛起菲力往下跃。

    吃了天蝉后增强的不光是身体外形,力量敏捷以及身体的协调性都增强了十多倍,比圣人身躯还要强,妥妥的绿巨人既视感,身高两米五的菲力在我肩上轻盈的像个硅胶娃娃,丝毫不费力气。

    一路跳跃半山腰,感觉肩膀上有动静,连忙刹车站定,将菲力放下,用手掐他人中。

    这次管用,一掐那人就醒,醒来后吓一跳,要防御反击,等看清眼前人是我,痛苦记忆往上涌,那防御姿态就再也做不出,身体放松,平躺在地,面上尽是无奈落寞,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