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事情发展到现在正是好机会,和尚欲行猥琐事,被我撞见正着,上去一斧子剁了,就算村人问责我也有理由,哪有出家人手往妇女心口乱摸的?

    袁弘却不同意我的做法,脑海里快速回应,“不要鲁莽,小心中套。”又道:“你要做枭雄,不要做莽夫。”

    “这怎么说?”

    袁弘道:“和尚那么聪明,怎么会在人面前露出卑鄙无耻一面?尤其是他现在正是树立形象阶段,行为举止更为小心,怎么可能你被抓到把柄?他的神魂强大,你能感应到他,他也能感应到你,他做的说的,你都知道,他也猜到你的行为,很可能这些手段就是做给你看,故意诱你上套。”

    心思转换间我已经到房间门口,脚下却止步,仔细思索。同时,房间里面,和尚手掌已经按上那儿媳心口,表情庄严肃穆,似乎在闭目感应天地道大,手按上去就不下来,搞的小妇人面红耳赤,想让他拿开,又不好意思说,强忍着。

    我就炸了,管他和尚打的什么主意,我一斧子下去也就一了百了。

    想到一脚踹门,闪身进去,抓着斧子就要往和尚头上抡,手到半空里硬生生刹住,缓缓垂下来,陪着笑,用手往后捋一把发型。

    原因无他,只是事实被袁弘料到,和尚给我下了个套。

    他那手看似在妇人心口摩挲,其实根本没碰到,隔着一尺远。另外妇人也是不裸着,还有亵衣在里面,严格来说,什么都没露,只是动作给人感觉有些羞涩——好比乡村赤脚男医生给妇女扎肌肉针,同样心理。

    也就是说,我感应到的画面是和尚给我施展的障眼法,故意诱惑我。

    既然如此,我岂能上套。

    半途里刹车,和尚缓缓睁眼,看着我手中斧子疑惑,“迦叶,你带着斧头来做什么?”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放下,妇人转面看我,外衣都没合,我能看到,她额头中间多了个莲花烙印,脑中自然反应出,只有心性纯真的人才能显出莲花,这是有佛缘的表现。

    我带斧头来做什么?

    我看看斧头,呵呵笑,“当然是杀羊斩羊骨,好给师傅准备营养伙食。”

    和尚稍微错愕,而后笑:“迦叶有心了。”后对妇人道:“你的慧根已生成,去照镜子看。”

    妇人纳闷,快速去照镜子,大呼小叫地跑回来,喜不胜收,“师傅,有朵莲花。”

    和尚道:“莲花是世间至纯至洁,随着修行世间,莲花会逐渐宁为实质,成为你的护体法器。”

    妇人听懵逼,痴呆地看,道:“怎么修行?我不会呀。”

    和尚笑答:“如何修行我会教你,只是你要记住,从现在起,要早晚找我听课,不能吃猪肉,也不要和丈夫同房,做任何决定之前先向我汇报,我会给你指引。”

    妇人喜滋滋点头,高兴的紧。

    和尚让妇人出去,跟我单独谈。

    “迦叶,你的魔性又多了。”

    “什么魔性?”

    “你不觉得,你易怒易爆,低俗下流,心思狭隘,自私自利?”

    哎呦?这就给我扣帽子了?我摇头,“不觉得。”

    和尚叹息,“你要讲道理,好好问你内心,看看你是个被魔污染的人,还是个正直高尚的人。”

    说的我怒,面上不表露,回答说:“我觉得我是个高尚的人。”

    和尚摇头,“你走吧,师徒缘分未到,等你做恶时,我再来度你。”

    “度个鸡毛!”我恨的牙痒,给予警告:“既然话说到这份上,我只告诉你,行事谨慎些,不要被我抓到把柄。”说完有扬扬斧头。

    和尚笑,表情似乎不以为意。

    从和尚房里退出来我心不爽,自问:该怎么对付和尚?

    袁弘道:“对付和尚简单,一斧子剁了,难的是对付他的法,对付他的信仰。那信仰有毒,凡是他接触过的人,都会失去灵魂自主,成为行尸走肉,听他命令办事。”

    那我该如何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乡亲父老变成和尚的奴隶。

    ……

    ……

    吃顿饭的功夫,整个周家堡沸腾,都在传和尚救孩童的事,说的神乎其神,那家人如何痛哭流涕,和尚如何气定神闲,最后捏了个口诀,念了几句经,孩童死而复生。

    继而得出,和尚是真神仙,有大神通,可以去地府行走找回亡灵。

    此事传开不得了,中午时分周茂才的婆娘来找和尚,请他务必去自家吃饭,蒸了一只小羊羔,嫩白嫩白,绝对适合大师口味。——有过上午的事,全村人都知道和尚吃肉,尤其喜欢吃羊羔肉,因为他在饭桌上说,世间最好吃的莫过三个月的羊羔,肉质最为鲜嫩。

    周茂才的婆娘好说歹说才把和尚请回家中,和尚进门连茶水都不喝,笑眯眯问:“好了,既然我到了这里,女施主想要我做什么,只管开口。”

    说的那婆娘不好意思,“师傅真是神仙,我都没开口你就知道了。”

    和尚点

(收藏爱好中文网m.ahzww.net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
document.write ('');;